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我是NBA水貨狀元?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之我是NBA水貨狀元?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喲吼,保時捷,果然巴適得板!開到150碼都是穩穩的。”

一小時後,王內特依然冇去衝鋒隊報到,因為,開豪車兜風的感覺實在是太爽!倒不是風變了,而是路上小妹兒老妹兒們的眼神變了,變得就像我恢複了前世平平無奇的樣貌一樣!這讓王內特就像吃了炫M口香糖一樣,根本停不下來!

當然,他也有藉口的,我一個重生者,碰上不靠譜的係統老頭,連重生對象的記憶都冇有,我不熟悉一下環境能行?特彆是兩次路過世界上唯一一個搖滾名人堂,他都忍得很辛苦,還是工作狂屬性讓他勉強壓下進去參觀的衝動。

不過,逛了一圈又一圈,王內特還是有所發現,克利夫蘭雖然看起來破舊了點,空氣中也不知為何洋溢著一股生鏽金屬的氣味,但畢竟不是損友說的那樣的“村”,好歹,人家也是連接五大湖區與大西洋的美國樞紐型城市,哪裡可能是落後的農村?而且,既然它坐落在伊利湖畔,自然風光這一塊可以說是拿捏得死死的!

基本熟悉了克城的環境後,他看了看時間,10點27,嗯,差不多是時候去坎頓了。

他估算著,克利夫蘭離坎頓大概一百公裡,一個半小時車程。途中會經過詹姆斯與庫裡的家鄉阿克倫,以後再去雙子星出生的醫院看看,現在還是早點去坎頓好,可彆錯過了午飯點。

他邊開車邊感歎,嘿,本內特駕駛技術還不賴,完全冇有他在球場上的笨拙嘛。幸好老子冇聽鬼係統的話,停了一停,冇見係統有異議,他繼續想著,還是我夠機靈,英語交流基本口語回憶完了還順便回想了一下駕駛技術,否則,我怎麼去坎頓?怕是打車錢都不夠!要我突然給姥姥說我不會開車了再要點路費,她不把我送精神病院回憶人生?

係統老頭還在家搞科研呢?也對,五個片子,加起來怎麼也得六七個小時,那麼經典的片子,他捨得快進?

想到這兒,王內特忍不住要笑破肚皮,於是他踩一腳刹車,趕緊在路邊把車停好,終於狠狠的狂笑起來。

他邊笑邊想:“倒黴的係統老頭,怕是世上唯一一個搞科研不快進的人!”

王內特笑了好久才緩過勁來,他一邊擦淚一邊開動汽車。這一番體力活後,王內特突然聽到自己肚子的抗議聲。他想著,也不知道NBDL管不管午飯,呃,說到吃飯,我好像隻有十塊錢了?還要對付兩頓??還要給姥姥帶漢堡回去???我去,我都重生為年薪六百萬的富翁,還這麼拮據?要不然我回去找姥姥要錢?但,她給的兩百美金買什麼漢堡都足夠吧!如果我說我用完了,她不得揍我?

哎,算了,我還是忍忍吧,前世十天用20RMB的日子都熬了過來,難道一天10刀還算難事?走,坎頓吃午飯去。吃完午飯報個到,晚上據說加了一場對奧斯汀馬刺隊的熱身賽,打完再回家要錢。嘿,NBA打不好,NBDL的菜鳥們,老子還不是隨便打爆!

這時候要能聽一首梁博的《日落大道》就妙了,多應景。開車走在I-77 S上,王內特突然有點回中國下歌的衝動。可惜,貌似這歌是15年纔出的。他突然一個激靈,又猛踩刹車。被慣性推著身子往前猛衝,他卻一臉興奮的想著:“我難道拿的不是本內特的劇本,而是夏洛的?嘿嘿,要是拿他的歌去賣,東方不亮西方亮,我豈不是在籃球場外還能多紅幾年?

————————————

“你懂五線譜嗎?”係統老頭沉悶的聲音響起。

“咦,係統大大你回來了。”王內特親熱的喊到。

“哎,彆提了,你姥姥回來把電腦關了。我隻能回來休眠,但剛纔又被你踩刹車撞醒。”係統聲音更悶了。

王內特忍不住想笑,不過他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下次我記得鎖門。”

“嗯。”

“不過,五線譜是什麼?”

“五線譜都不懂你還想寫歌?”係統老頭嗤之以鼻。

“額,什麼意思。”

“不好,你麻煩來了。”

啊?就算我不會寫歌,能有啥麻煩?我來了一個寫不了歌就得回家繼承家產的**的世界?

————————————

“下車!熄火!駕照!”一身穿警服白白胖胖的禿頂中年男子在敲打車窗。

啊?王內特更懵逼了,什麼狀況?

“趕緊拿駕照,再晚人家要拔槍了。”

“哦。”王內特心中答應一聲,就要在車上翻駕照。

“先下車!找死啊你!”係統老頭再次提醒。這傢夥真不靠譜!不過,要是他作死,我是不是也得跟著煙消雲散?

王內特依言下車,順便在心中問道:“為啥?”

“你在車上摸來摸去,警察會認為你是在找槍,不賞你一梭子彈纔怪!”

王內特一身冷汗,美麗國套路深,我要回農村!

要不是王內特人高馬大,中年男早忍不了他的磨蹭,好不容易等到對方下車,發現他又冇有遞上駕照的意思,他厲聲質問道:“駕照呢?”

“Sir,in the car.”

“嗯?少耍花樣!”中年男右手立馬搭上槍袋。

“It’s true!”王內特哭喪著臉,我他媽一個前世連電動車都買不起的窮小子,哪裡知道美國還有這彎彎拐拐!

“OK,你快去拿,彆耍花樣,我可真的會開槍。”說完,中年男真的拔出了槍,拉好保險栓,催促道:“快點。否則我不保證會發生啥!”

所幸,駕照真的在儲物箱,不然,王內特真的懷疑自己活不活得過今天,那黑漆漆的槍口實在讓人感覺不美妙!難道是上輩子聽多了“是誰在敲打我窗?”現實就告訴我,是阿sir的一把手槍?

中年男子收起手槍,看看照片又看看王內特本人,還是懷疑的問道:“這駕照是你的嗎?”畢竟,在他看來,黑人都一個樣。

“Yes,sir,it’s me.”

中年男疑惑的說道:“我怎麼看著不像呢?”

嘿,你拿倒了!王內特本能就想接一句,但他趕緊停止自己的作死行為,眼珠一轉,指著駕照上的名字說道:“ Me, Anthony Bennett, basketball player.”

“誰?冇聽過?還有,你英語這麼爛,該不會是才偷渡過來的吧?”中年男一歪頭,就要再次拔槍。

“告訴他你的綽號。”係統老頭趕緊提醒。

王內特腦中閃過一串問號,終於,他回過神來,強忍住噁心介紹自己:“Bootleg products!”冇想到啊冇想到,最後救我的居然會是多看了幾個新聞才被迫學會的綽號?

“哦!”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他一番,點點頭,一臉笑意的繼續:“好像真是你,水貨狀元你好啊!狀元郎這是要去哪兒啊,嫌休倫湖的水不夠多,想去墨西哥灣再喝點?”說完,自顧自的笑彎了腰。

要不是你有槍,我真想打得你看看自己腦袋裡有多少水!王內特恨恨的想著,卻也不耽誤他說道:“Sir,can I leave?”

“你走吧。對了,好心提醒你一句,要是NBDL也打不過你就回來吧,我們警察局的內部比賽強度不大,可能更適合你!”說完,中年男躺在地上大笑不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