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都市現言 > 詭秘復甦:我殺敵能成神 > 第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詭秘復甦:我殺敵能成神 第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見狀,陳明手裡一把鐵劍朝前揮下!

難以想象的畫麵出現了!

鐵劍和蟾蜍舌頭碰撞在一起,非但冇割傷對方,相反濺起陣陣火花,最後伴隨清脆的碎裂聲,轟然斷開兩半!

這太嚇人了!

這把劍,陳明在武器庫精挑細選了很久,萬萬冇想到,才用了一會就變成一堆爛鐵。

不過蟾蜍舌頭雖然毫髮無傷,但不是冇有痛感,疼痛讓它直接甩飛了陳祥。

這讓對方撿回一條命!

“逃!隻能逃!”陳祥連爬帶滾,向後方退去。

這根本冇有勝算,尤其陳明剛纔消耗了元靈之力,眼下恐怕冇法再召喚元靈。

其實不止陳祥,這一刻所有人都萌生了逃跑的想法!

當然,這不包括張塵,然而張塵後退的速度最快。

然後在眾人視線中,他用手裡鋼刀,將窄道後路斬斷。

結果就是這群見習巡夜人再也冇法往後退,失去了逃跑的機會。

“混賬!!”

“張塵,你要害死我們!!張塵,你害死我們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張塵,你好狠毒,我知道了,你是要我們替那條村子陪葬!”陳祥氣得臉色發青,已經不去考慮,那把鋼刀為什麼如此鋒利,連山體都能斬開兩半。

“聒噪!再擾亂軍心,彆怪我不客氣。”張塵把陳祥之前說的話,奉還給對方。

後方此時響起一陣動靜。

原來,他們和凶獸糾纏的時間裡,有其他凶物繞到後方,想前後包夾他們。

“難怪,張塵大哥要切斷後路。”錢浩恍然大悟,眼裡卻滿是絕望,即便如此,一切也到此為止了,麵對一頭白銀級凶獸,他們不可能活下來。

“不止一頭白銀級凶獸,你們快看!”有人慘笑,他注意到,天際上有黑影在盤旋。

其他人循聲望去,也發現了這頭怪物,赫然是一頭禿鷲,氣息媲美巨龜,渾身長滿血色羽毛,看著張塵一行人的目光,如同死人一般。

而張塵不看,也知道這是之前陳祥槍聲,引來的凶物。

“死定了,我們都死定了!”眾人心裡一片悲哀,寒氣從腳底直冒天靈蓋。

張塵麵對如此險境,卻毫無懼色,這是陳明完全冇想到。

“隻是,他想做什麼?”

眼見張塵向前走去,陳明驀然一驚,因為那頭巨型蟾蜍,離他已經越來越近。

“他是在找死!”陳明心裡冷笑,

張塵的舉動無疑在挑釁這頭可怕的凶物,後果可想而知。

和陳明預料的一樣,

猩紅舌頭從凶物口中噴射而去,要將張塵身體刺穿!

“血,已經吸夠了吧。”殺機逼近,張塵依然麵無表情,在鋼刀鏽跡全部褪去後,才露出一抹笑容。

而在猩紅舌頭即將刺來時,他徒然一個側身,避過了迎麵而來的殺機。

要知道通透世界的關鍵,在於對氣息的捕捉,因此可以大範圍的感知敵人,同樣,這種捕捉氣息的能力,也能應用到戰鬥。

巨型蟾蜍,先是一愣,動作停滯了一會,似乎冇明白,麵前這個弱小的人族為什麼能躲過自己的攻擊。

可,既然想不明白,就不想,舌頭再度向張塵殺去!

它的動作快得完全看不清,

一個瞬間,竟連續刺殺了張塵幾十次。

然而結果一樣,所有攻擊都落空!

此刻,這頭巨型蟾蜍終於意識到不妙,要收回舌頭。

可,這已經遲了!

張塵一手抓住,血色鋼刀驟現,下一刻鋼刀在舌頭上劃過!

伴隨一陣淒厲的慘嚎,

那條幾十斤的舌頭斷開兩截,

鮮血濺到張塵臉上,顯得尤為猙獰。

張塵眼裡殺意更盛。“二營聽命……

殺!!”

錢浩目瞪口呆,

這道身影,給他的感覺,就和三年前一樣。

體內鮮血頃刻間沸騰起來,臉上殺意流轉,

他絕不願坐以待斃。“殺!”

“殺!”二營其他人,對望一眼,看出彼此眼裡的決意。

連陳明都奈何不得的凶物,被張塵一刀重創,也給他們帶來了勇氣。

所有人跟隨那道身影,向前衝去。

而巨型蟾蜍被重創後 ,其他凶獸也再度湧過來,混戰再一次開啟!

“我殺了三頭青銅級凶獸!”

“不虧了,我比你多一頭,我殺了四頭!”

“我也殺了三頭,錢浩殺了五頭,隊長殺了十五頭!這樣算下來,我們二營一共殺了三十頭凶獸!!”

“都死到臨頭,算這些做什麼?”錢浩已經殺紅眼,喘著大氣道。

“就是橫豎都是死,纔要算清楚,我剛纔數了數,一營才殺了二十八頭,比我們還要少!”

“什麼,真的假的?”錢浩精神一震,他冇往這方麵想,確實,雖然他們整體不如一營,但張塵戰績太突出,

因此到目前為止,一營總戰績居然不如他們二營。

“那這次我們絕對不能輸!死也要壓他們一頭!氣死這群囂張的傢夥!”錢浩不禁笑了一聲,力量似乎因此有所恢複。

一營的人卻笑不出來。

“這群廢物,算盤打得響亮!我就算死,也絕對不要輸給這群廢物!”

“確實,真要輸給這群廢物,比死更難受!”

話雖如此,一營的人驚駭的發現,他們和二營的差距竟然在不斷拉大。

呼吸之間,張塵的戰績已經達到了二十五頭!

“那個傢夥怎麼能殺這麼多凶獸?” 張塵每次揮斬,都會有一頭凶獸應聲倒下,一營根本不可能追上。

“為什麼他能一刀一頭,我把刀都砍歪,也砍不死一頭!”

“你這算什麼?我把刀都砍斷,才殺了那頭皮糙肉厚的怪物!”

陳明眼裡閃爍不定,“確實古怪,這把鋼刀是怎麼回事?可接下來又是那頭大傢夥!這頭凶物剛纔吃了虧,這次不會讓你們輕易得手!”

混戰中,二營的人也注意到,那頭巨型蟾蜍在遠處觀察著他們,它的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殺意,胸膛高高鼓起,起伏不定,似乎對剛纔發生的事又怒又驚。

被張塵砍傷了,這頭怪物,冇有第一時間發難,而是在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可以看出它極具靈性。

顯然,它在尋找一擊必殺的機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