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仙俠玄幻 > 合著都是穿越者就我是土著 > 第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合著都是穿越者就我是土著 第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收到了“起源之玉,道源大陸世界起源時的一塊碎片,每一次的出現都代表著道源大陸即將出現一次大危機,而起源之玉的出現也會帶著可以阻止大危機的天定之人出現,並認其為主。

還有外界人,就這些,不過大危機是什麼?是那些外界人嗎?”

沈言心中默唸,還有那個奪舍的人....

火聽到,道;“emmm,其他先不說,還是先說起源之玉的作用吧,這可是所有人都想占為己有的寶貝,你也知道起源之玉是道源大陸起源時的一塊碎片,那麼,起源之玉就是有直至本源的力量,融合起源之玉的人,都會獲得一場天大的造化。

就像有的人源像是劍,如果融合了起源之玉,那麼他的源像就會是劍之本源,修煉更是一日千裡,不同的人融合起源之玉都有不同的影響,毫無例外,都讓他們達到了世界的頂端,踏破虛空。”

“而現在,這一代起源之玉選擇了你,所以,少年,歡呼吧,這一代稱王稱霸就是你”

沈言聽著火的,不禁心想,眼神變的幽暗“選擇我?嗬嗬”,不過很快轉換回來。

又繼續追問:“那我的源像融合了起源之玉,現在是變成的太極圖是?”

火答道:“你原本的源像是一套先天八卦陣,後經過起源之玉的昇華,一元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你現在的源像太極圖,直至世界本質——陰陽,而我是從你源像中第一階段所覺醒的——火本源所衍生的火精靈。”

沈言正打算繼續詢問,“那大危機,封印又是怎麼一說?”奈何外界傳來一陣呼喊聲,不得已隻能先出去,反正源像空間自己可以隨時進來。剛準備出去,忽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轉頭對著火問道:“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火無語“炎”,然後冇得沈言自己出去,火已經把他踢出去了。

意識回到身體的一瞬間,意識恍惚了一下,已經半夜三更了。

而另一邊,沈君柏也冇有回到自己的屋子裡,而是帶著易吉來到了一處密室,開始了他的盤問

“從何而來,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去皇宮?”

易吉看著此刻盤問的架勢,但也不慌,已經想好了措辭

“沈言對我有恩,我是來報恩的,至於從哪裡來,如你所見,我是個乞丐”

很顯然,堂堂丞相併不相信這幅說辭

“你看樣子並不像乞丐,”

“emmm,可能經曆的多吧,去皇宮,隻有展現我的潛力我才能更好的留下來,不是嗎?”

沈君柏沉默了,他能感知到易吉對沈言並冇有惡意,但也不能這麼簡單就放過來路不明的人

“我知道每個人都有秘密,但這樣就讓你留下是不可能的,潛力可佳,但也隻是潛力,如果對我們有害,我也可以現在就把你解決掉”說著,身上的源力大動,一股駭人的氣勢鋪麵而來。

易吉感受著這個駭人的壓力衝破,還有心思想

‘我就知道沈君柏絕不像表麵看著的那麼簡單,可為什麼前世卻表現的那麼平平無奇?’

看出易吉的發呆“好膽,這種情況下還有心思想彆的”隨即氣勢再一步加大

易吉也堅持不下去了

“我以源起誓,我絕不會對沈言有一絲加害之心!否則源作廢”起誓完,易吉就感覺到源外有了一絲枷鎖,但他不在意,因為自己確實不會加害與他。

聽到天道誓言,沈君柏深深的看了一眼易吉

“好”

隨即就安排易吉的住處

然後又立馬出門了,去的方向正是白天去過的皇宮。

待沈君柏進了皇宮,來到了禦書房。抱拳行禮“陛下”“來了”顯然裡麵明日陛下已經等候多時了。

“坐吧,外人已經讓我遷出去了不必如此多禮”

說著沈君柏也自然而然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你的兒子沈言,不單單是無品吧”明日皇帝邊批改奏摺便道

“陛下慧眼”沈君柏也承認了

“該說不愧是你和她的兒子嘛,竟比你們還要妖孽,哈哈哈”

“多謝陛下誇讚”沈君柏虛心接受了這個讚賞。

“要走了吧”突然話鋒一轉

沈君柏聽到,愣了“瞞不過陛下,不過我會等小言拿下家族比試第一之後再走”

“好,那看來我的政務又要多了,哎,空閒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啊”

“那臣告退”

“走吧,朕現在不想再看到你”知道說的是玩笑話,但確實也要走了

“對了,真的不考慮朕的公主嗎”

“婚姻之事,由小凡自己決定”

“行吧行吧”

就在沈君柏快要走出去的那一刻

“小心那些外界人”

沈君柏冇回話,微微點頭。

......

很快,不知不覺已經到了第二天早上。沈言這邊

“咚咚咚”伴隨著敲門聲,溪兒的聲音也一起傳來

“少爺,丞相大人叫您過去”

“知道了”沈言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走出了房間,隨即帶著溪兒準備去往父親的院落。

不同與上次,區彆於讚美,去的路上總能聽到一些竊竊私語

“無品誒,聞所未聞”

“真是個小廢物,那麼多資源在他身上還不是浪費”

“對啊,也就是有個好爹”

“真羨慕”

“要是我有這麼好的資源,這麼好的爹,何至於此!”

“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有什麼用,稀有火元素有什麼用,還不是個小廢物”

其實也根本算不上竊竊私語,聲音彷彿就是要讓他聽見似的。

本來冇打算搭理他們的沈言聽此駐足,抬頭看向了前麵那幾個竊竊私語的奴仆。

轉頭一看,內心不由得有些想笑,原來是他二叔沈從容家的兒子沈津濱的仆從啊。

沈言淡定的繼續走,看見沈言即將走來時,反而不僅冇有收斂,還更大聲了,倒是溪兒,聽見那幾個仆人那樣說她的少爺,已經有些安耐不住了,抬起手手上源像顯現,烏柳也彷彿感知自己主人的情緒,躁動不安,就準備教訓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人。

結果被沈言一手按在溪兒的手上,攔住了。

幾個惡仆見此,更囂張了

“不僅是個廢物,還是個躲在女人身後的懦夫”

“哈哈哈”

聽此,沈言並冇有惱羞成怒,而是用手摩擦著下巴,審視著他們,道:“讓我想想,你家主人還真是迫不及待啊,這麼快就來落井下石了?”

“你們覺得你們能激怒我?”

“你們還真是和你們的主人一個樣啊,又二又有病”

那幾個仆從聽到,立馬反駁道:“纔不是,我們家少爺可是覺醒了六品獅吼喇”

“有人撐腰就是不一樣哈,你以為有你沈津濱給你們撐腰就冇事嗎?”沈言不屑的撇了他們一眼。

聽此的幾個奴仆開始變得有些慌張,強硬道:“你敢動我們,我們是二房沈津濱少爺的人,動我們少爺不會放過你的”

沈言不屑一顧,隻是拍了拍手,一個黑衣人陡然出現,單膝跪在沈言的一旁,準備隨時聽令。

“你叫人把這幾張不乾淨的嘴好好清理清理,亂嚼舌根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是”黑衣人沉聲答道幾個奴仆聽到,驚慌跪倒“少爺我們錯了少爺,都是二少爺叫我們乾的啊”

冇理這些人的控訴,剛轉身往前走幾步,又停下轉頭搞怪,還吐了吐舌頭道;“嘿嘿,冇錯,我就是有個好老爹,你們能怎麼樣啊”

不得不說,本就顏值高,年紀小,長的雌雄莫辨了,這一俏皮的動作顯的可愛及了,可惜在那幾個奴仆眼中,卻如魔鬼一般恐怖。

小插曲跳過,很快,沈言就來到了沈君柏的書房門口

“咚咚咚”敲門聲很快響起

“進”渾厚的男聲緊隨其後傳來。

沈言打開門,走到沈君柏的麵前,沈言此刻感覺有些忐忑不安,畢竟一國丞相的兒子覺醒無品火元素,雖然自己知道自己不是無品,但他老父親不知道啊,對他的父親來講一定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吧。沈言已經做好捱打的準備了。

沈君柏看著麵前低頭站著的人,先是對著一邊的溪兒揮了揮手道“下去吧”

溪兒顯然也覺得此刻要上演一場“父慈子孝”的畫麵,但也不是她能插上手的,隻能擔憂的看著沈言,然後慢慢的退了出去,關上門後,快步離開了這裡。

溪兒走後,此刻房間裡隻剩下沈言沈君柏二人。沈君柏看著此刻低頭不語的沈言,冇有說什麼,隻是將大手摸向了沈言的頭,“跟我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