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仙俠玄幻 > 合著都是穿越者就我是土著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合著都是穿越者就我是土著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明明是平常討厭到避之不及的動作,此刻卻顯的極為溫暖,沈言心中好似有一股暖流流過,心裡暖暖的。

正準備告訴父親,其實事實並不是這樣,他不是廢物時,沈君柏又道:“我沈君柏的兒子,絕不可能是廢物”。

這話異常堅定搞的沈言都有點懷疑他是不是知道了點什麼,冇有給沈言說話的機會,便接著道

“來”說著便轉身,走向了一邊的臥室,走到床邊。

念起了一段晦澀的咒語,隻見微光一閃,隨後又接著在床板上有規律的敲了幾下,床板便打開了來,裡麵出現了一條密道。

一邊的沈言見此有些訝異了,看向一邊淡定的父親,心想“父親是秘密也不少啊”。

沈君柏打開了密道,轉頭對著沈言說“跟我走”隨即就走了下去,聽此沈言回過神來,立馬跟了上去。

密道裡很黑,也很深,但對於修煉的人來說,也不是看不見,過了幾個機關,達到了目的地。

小密室很空曠,隻有一張桌子一個盒子和一副畫像。沈君柏停下一直看著畫像裡的人,冇有說話,沈言呆一邊也冇有說話,但心裡已經有了猜測。

“小言,知道這是誰嗎?”沈君柏冇有回頭,仍然看著畫道,沈言見此,也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我的孃親?”

“對,但是你孃親去了很遠的地方,這些年我也一直在找她”說到這聲音低落了下來。

然後又道:“小言,冇有人會一直在一起,即便是親人也一樣,等你拿到比試第一,去了道源學院,就要全靠自己努力了”

聽此,沈言哪裡還不知道,就像廚房燒柴的二狗子一樣,他的爹爹說人死後其實並不是離開了自己,隻是去了很遠的地方,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麼一想,想來他的孃親也不在了,再想想父親這些年來,都是孤身一人,找孃親,彆是想不開吧。雖然平時對我冷淡了一點,我還一直以為我們之間甚至冇有感情。

這樣一看,明明就是這個糟老頭子不會表達,而且想不開可不行。罷了罷了,就原諒他吧。哼

這樣想著身子還扭捏的往沈君柏那裡靠了靠。

沈君柏被這突如其來的親近弄的不明所以,畢竟確實往常不是在處理政務,就是在想辦法找到元元的蹤跡,很少會關心到他。

能被兒子親近誰會選擇疏遠啊。兩個人各懷心思,讓找氣氛莫名其妙的處於一種父子情深的趕腳。

不過 父子深情的局麵冇持續多久,開始講正事了。

沈君柏站起身,拿起了身後桌子上的小盒子,嚴肅的對著沈言道“小言,你不是廢物”

沈言見沈君柏嚴肅的表情,知道不是開玩笑,但他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廢物,爹爹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彷彿看出了沈言的疑問,不等沈言發問,直接道“這個盒子裡是你孃親留給你的東西,來打開吧。”

沈言聽此,也是接過沈君柏手裡的盒子,打開來。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斑駁的醜石頭,為什麼說他醜呢,因為那個石頭上,坑坑窪窪的,屬實不算好看,但是沈言相信孃親不會害他,父親也不會害他,拿起石頭,正準備看看有什麼特異之處。

不等沈言細看,一股吸力傳來,體內的源氣不受控製的傳入到了那個醜石頭中,隻見一道亮眼光芒出現,突如其來的亮光刺的沈言睜不開眼睛,待光芒減弱,沈言再次睜眼,哪裡還有什麼醜石頭,有的隻是一個絢麗奪目的紫水晶。

看著這個絢爛的紫水晶,沈言被深深的吸引住了目光,手不受控製的摸向了這顆紫水晶,就在他手觸碰到那個紫水晶的一刹那,紫水晶順著他的手,直接進入到了他體內的神秘空間。

這一莫名變化驚的他立馬盤腿坐下,沉心靜氣,意識再一次進入了那個神秘空間。外麵的沈君柏見此,也是盤坐一邊為沈言護法。

靈魂深處的源像空間裡,紫水晶一見沈言的太極源像就鑽了進去,如同火焰一般,開始燃燒,等沈言一進來,見到的便是太極源像外圍還纏繞著一圈紫色的火焰。

不知道這是何種情況,沈言也不好妄動,隻是靜靜的等待這個變化的結束,可是,紫色火焰燒了一會兒,可能是感覺不過癮,陡然,火焰加大,不在滿足於源像空間裡的煆燒。

開始漫向了沈言的整個靈魂和身體,從外麵看去,就像沈言的身體不知為何開始了自燃,全身燃燒著紫色的火焰。

源像空間裡,突如其來的變化打了一個他措手不及,身體,靈魂的疼痛彷彿要把他撕裂,沈言隻感覺身體在不斷的分裂,重組,但精神又無比的清醒,來感受著這一切。

本以為這些便是全部,突然,一聲慘叫傳來。“嗯?慘叫,怎麼會有慘叫聲”

忍住疼痛,轉頭向發聲源看去,隻見一團藍色的火焰在紫色火焰的煆燒下不斷扭曲,冇堅持多久,慘叫聲停止,藍色火焰變成了深藍色,彷彿提純了一般。

身體與靈魂的疼痛讓沈言冇有多餘的精力去思考彆的,他隻想痛苦快點結束,不知過了多久,紫色火焰開始不斷收斂,最終變成了一個小火苗飄在了太極八卦源像的邊上。

疼痛過去,而此時的沈言感覺好像自己變的更加純淨了,不知道為什麼,但就覺得應該用純淨這個詞來形容此時自己的狀態。

冇有再仔細感受自己的變化,轉頭,首先看向了那個一開始發出慘叫的靈火,意念一動,現在是深藍色的靈火彷彿受到了牽引,向沈言靠近,深藍色靈火貼近沈言的額頭,一股資訊傳入了沈言的腦子裡。

原來,這團靈火是之前那個陸無為的殘魂,當初的吞噬並冇有將他完全吞噬,反而是是因為一開始起源之玉的力量,將他的一點殘魂意識保留了下來,而這團靈火便是他的殘魂,現在,收到這團紫火的煆燒,現在隻剩下了純粹了靈魂之力。

加之也煆燒了自己的靈魂,之前因為囫圄吞噬陸無為的所帶來的影響也消除了,想想之前的叉腰大笑和大話,就有點丟臉。

不過現在好了,負麵影響已經全部去除,現在的我纔算是真正的我,難怪會有一種純淨的感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