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曆史 > 軍械師 > 第1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軍械師 第1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大陳帝國。

鎮南行道。

武陽都府所屬青陽山脈。

高懸的太陽如一顆燃燒的火球炙烤著大地,乾燥的熱風吹過蔫黃的樹葉,冇有帶來一絲涼快。

豆大的汗珠從少年的額間滾落,卻顧不上擦去。早已被汗水浸濕的雙手再次握緊了手中的槍桿。

“天樞哥,它要撲過來了!”樹上的夥伴焦急地大喊道。

在少年的前方,一隻吊睛白額的大老虎正不斷地在嘶吼前撲,一隻前爪被捕獸夾死死夾住,鎖住捕獸夾的鐵鏈被拉扯得嘩嘩作響。

少年深吸了一口氣,穩下心神,將手中的長槍對準了正張著血盆大口的老虎。

這是一杆特製的長槍,長槍的一頭箍有三根鐵管,鐵管黝黑透亮,口大身小,尾端封閉。長槍的另一頭則是鋒利的長矛,在日光下透著森冷的寒光。

楚天樞此刻正是將鐵管一端對準了老虎,管內裝有火藥與鐵砂,留有的火門上,引線唰唰燃燒。

“轟——”

引線燃儘,一道亮光閃過,伴著一聲巨響,鐵砂從鐵管裡噴射而出,射向前方的老虎。

巨大的動靜也引起了老虎的警覺,其側身一個打滾,躲過了大多數的鐵砂,隻在後背上中了幾顆,在地上哀嚎著滾了幾圈後,又爬了起來。

那雙凶狠的虎目直勾勾地盯著還呆愣在原地的少年,奮不顧身地直撲而來,卻被捕獸夾的鐵鏈牽製住了,隻能拉扯著鐵鏈不住地嘶吼。

“裝藥不夠均勻,距離有點遠,打偏了。”楚天樞鬆開被震麻的雙手,對著樹上大吼道,“天高,把你那杆突火長槍遞給我,我要再來一次!”

“天樞哥,我們快逃吧!那老虎就要撲過來了,那鐵鏈隨時都有可能掙斷的。”年紀最小的楚天歌似乎已是帶著哭腔勸阻道。

“天高哥,不能給他!”

大家似乎都已被驚怕了,紛紛攔住楚天樞。

楚天樞一把奪過另一杆已裝填好火藥的突火長槍,用力將長槍的尾端矛頭插入樹乾,另一端的鐵管瞄準了一直向他撲來的老虎,雙腿叉開,身子前傾。

楚天樞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氣,穩住心跳,定住心神,一手緊緊握住手中的突火長槍,一手用火摺子點燃了引線。

時間緊急,這一次的射擊動作明顯加快了不少。而躲在樹上的小夥伴們,心兒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又是“轟”的一聲巨響,鐵砂飛射,老虎的整個頭顱被打得血肉模糊,瞬間翻倒在地,不住地打滾哀嚎。

“趁你病,要你命。”

趁此機會,楚天樞拔出突火長槍,用力舉起,往虎頭上一掄,三根鐵管頭重重砸下,老虎瞬間吃痛,更加猛烈地撲騰。

大個子楚天高從樹上飛快跳下,用另一杆長槍的矛頭狠狠插入老虎的頸部,鮮血流淌而出,徹底結果了其性命。

“終於死了!”楚天樞笑著癱坐在地,此刻才感覺到自己雙腿抖得厲害。

小夥伴們紛紛從樹上下來,圍著死去的老虎上下打量,誰都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啊!我們竟真的殺死了這大老虎,太厲害了。”楚天歌興奮得歡呼起來。

“你也太小瞧我們這秘密武器的威力了,這突火長槍都快伸到老虎跟前了,貼臉來這麼一響,再大的猛獸都得死翹翹!”

楚天樞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容,等父親行商歸來,知道了自己獵殺了一頭老虎,該會如何表揚自己呢?

“這血腥味恐怕會引來其他的野獸,大家抓緊將這老虎用繩子捆起來,抬回寨子纔是正事。”最為冷靜的楚天陽撿起突火長槍,對大夥說道。

“天高說得對,現在還不是慶祝的時候,大家趕緊動手,這距離寨子還有很長一段路呢。”

楚天樞扶著身旁的樹乾站起,與大家一起動手,不一會兒便將老虎四肢捆好,兩杆突火長槍穿過中間,前後各倆人,抬著獵物歡歡喜喜下山去。

鐵石鋪的這幾個小傢夥本是想趁著大人們外出行商的機會,偷摸進山下夾子,捕獵幾隻山貓野物,卻未曾想夾中了吊睛白額的大老虎。

天不怕地不怕的幾人,竟是真的憑藉手中自製的兩杆突火長槍將這老虎給打死了。

“你們說,等我父親他們行商歸來,看到我們獵殺了一隻老虎,得有多吃驚呀!”楚天樞高興地說道。

“讓他們一直小瞧咱們,這次總算是讓他們見識到咱們的能耐了。”楚天高也興奮地說道。

在大家聊得開心之時,眼前突然一股濃煙直衝雲霄,還正是鐵石鋪的方向。

大夥兒頓感不妙,一起跑到崖邊往村寨方向望去,一個個不久前還滿是笑容的臉龐瞬間變得慘白,山腳下的鐵石鋪火光沖天,混亂一片。

“大事不好了,走!趕快回去。”楚天樞大喊一聲,領頭帶著大夥兒飛奔下山。

滾滾的濃煙沖天而起,大火正在不斷吞噬著整個村寨的建築,哭喊聲響徹一片,地麵上滿是血跡。

從山上飛奔趕回的幾個少年,完全被眼前的慘狀嚇懵了。

早上走的時候,村寨裡還是一片安寧祥和的景象,大家都在各自忙著各自的活計。僅半天時間過去,這裡就變成了人間地獄。

“啊——怎麼會這樣子!”楚天歌跪在地上大哭起來。

五個夥伴裡斷斷續續開始有人啜泣,他們都是第一次見識到這樣慘烈的狀況,從未有人告訴過他們,這個世界是怎樣的殘酷。

楚天樞冇有哭,隻是嘴角不斷有鮮血滲出,此刻唯有死死地咬緊牙關,捏緊拳頭,才能壓下他心中熊熊燃起的憤恨。

“啊!此仇不報,我楚天樞妄為楚家子孫。”楚天樞突然大吼道,“彆哭了,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先組織大家救人滅火,不能讓大火把鐵石鋪都燒冇了。”

“礦場裡有預備火災的儲水池,大家趕緊去開閘放水滅火。”一向腦子靈光的楚天宇突然想到了滅火的法子。

因為鐵石鋪幾乎家家戶戶都有打鐵的火爐子,極容易失火,便設有了防火的蓄水池。

由於近年一直乾旱,便又將蓄水池加大成為儲水池,並將附近一眼山泉水引進了儲水池裡。

乾旱缺水,儲水池裝了閥門,限量供應。

“大家一起去,那鐵閥門可沉了,不知道我們能否扳得開?”

楚天樞率先向後山礦場跑去,一夥人隨後跟上。

閥門上掛著個青銅鎖,幾個少年用大錘好不容易纔砸開,可那用厚厚鐵板做成的閘門卻是幾個少年怎麼用力都無法扳開的。

山風吹來,助長了火勢,村寨的房屋是越燒越旺。

“憑我們幾人的力氣根本無法扳開,隻能用火藥炸開,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

楚天樞深深歎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不炸開這閘門,鐵石鋪就要燒冇了;炸開了,鐵石鋪賴以生存的水源可就冇了,這天還不知道要旱到什麼時候呢?”

“管不了這麼多了,我去地窖裡拿火藥。”楚天宇說完便往村寨裡跑去。

不一會兒,一桶火藥便被他用濕布裹著抱來了。

“放閘門邊上,這一桶火藥應該能炸開了。”楚天高說道。

“好,我去炸,我跑得快!”楚天樞抱著火藥桶就走了過去。

一起放置好火藥桶後,除了楚天樞,其餘人都躲到了礦洞裡。

“小心點,引火線留長,點了就往礦洞那邊跑。”楚天歌擔心地囑咐道。

楚天樞向大夥兒笑著揮了揮手,掏出火摺子,緩緩伸嚮導火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