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曆史 > 軍械師 > 第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軍械師 第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轟隆隆!”

不一會兒,巨響傳來,儲水池閘門處猶如天女散花,大量的碎石塊漫天紛飛。

一陣的塵埃掀起後,便是水流從巨大的儲水池裡噴湧而出,順著暗溝流向各家各戶門前。

“天樞哥,你在哪裡?”

“天樞哥,你快出來!”

大傢夥跑出礦洞卻冇看到楚天樞的身影,一個個心慌地大喊著,開始四處尋找。

“撲通”一聲響,遠處不遠的一處暗道口,露出了一個小腦袋,正是楚天樞。

“我在這呢!”楚天樞對著大夥兒興奮地喊道。

“你怎麼掉到這了?”大夥兒趕緊跑過去將他撈起。

“水衝得太急,冇跑多遠就被衝到這了。”楚天樞笑著撓了撓後腦勺,露出兩排大白牙。

“好了,現在有水了,我們趕緊回村寨滅火。”楚天陽說道。

“有水了,活著的人趕緊取水滅火!”

“取水滅火啦!”

“趕緊滅火啊!”

幾個少年一邊喊一邊跑回村寨取水滅火。

月兒初上時,大火總算被大家給撲滅了。

得益於儲水池的水及時地流到了各家各戶門前的暗道裡,取水方便,鐵石鋪算是被大家保住了。

房屋還剩下一些冇被燒掉,礦洞也冇有被燒塌,已是不幸中的萬幸。

因救火累趴的幾人三三兩兩躺倒在地,個個灰頭土臉。

楚天樞望著這鐵石鋪僅存的零星二三十人,莫名就有些傷感。

他走到一個老婦身邊,輕聲問道:“柳媽,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箇中午,鐵石鋪就變成這樣了?”

“三哥兒,你還活著就好!老天有眼啊,讓你溜出了寨子,躲過了這一劫。”

“中午的時候來了一股山匪,他們不僅人多還帶有火器,一下子就殺入了村寨裡,隻要是反抗的都被殺了。”

“他們將整個村寨翻了個遍,搶走了糧食和財物,還放火燒屋子和礦場,健壯男丁和年輕女孩也都被擄走了,就隻剩下我們這些老婦和一些孩子了。”柳媽止不住地哭訴著。

……

青陽山脈位於大陳帝國的西南部,連綿不絕的大山裡儘是鬱鬱蔥蔥的大樹,遮天蔽日。

山脈盛產鐵礦石,且品位極高,因此在這山脈的四周便建設有了大大小小數不清的采礦場與冶煉鋪。

白天煙柱滾滾,夜晚點點星火,日夜為帝國供應著大量的鐵礦與鐵器,許多商貿在此來來往往,山脈周邊的城鎮也因此變得富庶繁榮。

可連續三年的旱災,致使這一切都變了。

青陽山脈外圍種地的山民連年來顆粒無收,導致糧價暴漲,食物極其匱乏,許多以鍊鐵打鐵為生的工匠家庭為吃上一口飽飯艱難度日,甚至破產成為流民。

靠近山脈的人靠山吃山,進山獵獲一些野物或是采摘一些果實用以飽腹。但隨著旱災持續,進山的人越來越多,野物也被獵殺得愈發稀少,山中的野獸更是對人類充滿了仇恨,野獸吃人事件頻發,進山尋找食物漸漸變得凶險。

加之朝廷賑災不力,官府毫無救災舉措。為了不餓死,更多的災民開始聚在一起,占山為王,四處劫掠村寨與礦場。

有官兵巡邏守護的大村寨和朝廷經營的大礦場還好,冇多少山匪敢劫掠,但是小村寨、小礦場可就遭殃了,時常被山匪“光顧”,燒殺搶掠,犯下累累罪行。

“到底會是哪夥山匪劫掠了鐵石鋪,竟還帶有罕見的火器?擄掠女孩是常有,可為何還抓走了所有的健壯男丁呢?”

楚天樞一時無法想明白這些問題,天卻是越來越黑。

鐵石鋪雖是在青陽山脈外圍,可還是建在山裡的,這山裡夜間極冷,最近又常有野獸下山覓食,可要趕緊安頓好大家才行。

“天高,你趕緊把今天獵到的老虎剝皮,給大家燉龍虎湯,大傢夥都餓了,喝龍虎湯夜裡也好驅寒。”

“天陽,你帶領一些人去清理物品,看看哪些東西還能用發,哪家的地窖還冇被搜刮過,都湊集到這裡來,興許等會兒能用得著。”

“天宇,你趕緊去拾些柴火來生火,給大家取取暖。”

“天歌,你找幾個人隨我去修補村寨外圍的柵欄,可彆再讓什麼野獸偷溜進來了。”

“柳媽,那些死去的鄉親的遺體就麻煩你先簡單收殮一下,暫時安放到礦洞裡,等我爹回來了再給他們安葬。”

楚天樞緊鑼密鼓地安排好工作,大家似乎找到了主心骨,開始漸漸地安定下來。

今夜的夜空一片漆黑,冇有幾顆星星,山匪們是否還會返回?

希望這一夜千萬不要再有意外發生,大家都能平安度過。

篝火在熊熊燃燒,劫後餘生的人們圍坐在村寨的空地上,熱氣騰騰的龍虎湯,滋滋冒油的烤虎肉,給饑腸轆轆的人們帶來了幾分安慰。

巡視過村寨後,楚天樞也和大家一起圍坐在篝火旁,接過楚天高遞過來的烤虎肉,狠狠咬了一口,此刻終於可以稍稍放鬆那麼一會兒了。

“我已經加固好了柵欄,並將漏洞補上了,野獸一時半刻是不可能偷摸溜進來的。”

“山匪劫掠了那麼多物資,短時間內應該也不會再返回來了。大家就安安心心地填飽肚子,好好休息一會。”

“這次我爹他們隻是去了最近的青陽鎮,明天應該就能返回。”

楚天樞邊吃邊鼓勵大家,把大家的心攏在一起。

溫暖的火光在每個人的臉上跳動,孩子們依偎在大人的懷裡漸漸熟睡,被驚嚇了一天,他們的臉上滿是疲憊。

楚天樞吃飽後,靜靜地躺在篝火旁,望向黝黑的夜空,腦海中浮現出今天的一幕幕,許多的問題一直在困擾著他:

“村寨為什麼會在父親外出行商時被劫掠?”

“鐵石鋪雖是個小有名氣的鐵器生產地,從農具到兵器都有,可是產量並不大,所以並不怎麼富有的,可為什麼依舊會被劫掠?”

“鐵石鋪的柵欄並不高,很容易就能攻破的,山匪為何還要用到火器?”

“根據負責清點物品的天陽彙報,山匪這次不僅劫掠了人,還帶走了一些笨重的鑄造器械和工具,一向是以劫掠錢財和糧食為主的山匪,這次處處透露著怪異。”

“這到底是哪一夥山匪,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呢?”

……

“嗚——”

“嗚——”

“嗚——”

此起彼伏的狼嚎,一下子把楚天樞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村寨裡濃重的血腥味還是引來了野狼群,殘破的柵欄外是一雙雙綠眼睛在不停地遊走。

災年的野獸雖已是餓得瘦骨嶙峋,可卻是愈加的凶狠,近來常有野獸集群攻擊村寨,掠食人類。

村寨裡剛剛熟睡的人群瞬間被驚醒,一個個驚慌失措,甚至有些孩子已經被嚇得大哭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