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曆史 > 軍械師 > 第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軍械師 第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天邊開始露出魚肚白,啟明星遠遠掛著,愈發淡去。天光開始漸漸明亮,楚天樞躺在木板上已經沉沉睡著,楚天歌一會兒看看他,一會兒看看遠方,極其地認真。

天光大亮時,遠方突然傳來陣陣馬蹄聲,楚天樞瞬間被驚醒,立刻起身站到高台上,眺望遠處,表麵看似平靜,內心卻已是十分著急:來的可千萬不要是山匪!

在楚天樞血紅的雙眼注視下,朝陽下的形象愈發清晰,正是行商歸來的父親楚華生。

在確定是父親的那一刻,他的身子無力的緩緩倒下……

等楚天樞醒來時,已到傍晚,睜開眼就看到了父親正守在床頭,還有他的兩個哥哥。

楚天樞從小就冇有母親的印象,也冇見過母親,父親亦是從未提起過母親,有關於母親的一切都是空白的。

據說他還有個妹妹,可他亦是從未見過,所以父親和兩個哥哥於他,就是最親的人了。

“爹,我要水。”楚天樞輕呼道。

“天樞,你終於醒了。”楚華生看著兒子醒來,難以抑製心中的激動,聽到喝水的要求,又趕緊拿過床頭的水碗,扶著楚天樞咕嚕咕嚕喝下了一大碗。

“慢點喝。”

“爹,寨子毀了,儲水池的水也冇了。”喝下水後,楚天樞緩了一口氣,愧疚地說道。

“你放心,我已經安排人重新儲水了,外麵的狼屍也已經收拾妥當,村寨也已簡單修整,都冇事了。”

“那就好,查明是附近哪一夥山匪了嗎?我們的人可還在他們那押著呢?”楚天樞又焦急地問道。

“正在托人查了,再過一兩天應該就有訊息了。”

“等查明瞭是哪夥山匪,我定要宰了他們,替咱們村寨裡死去的人報仇!”楚天樞狠狠地說道。

“鐵石鋪即使在未被劫掠之前,也對付不了任何一夥山匪,更何況是現在呢!”父親搖搖頭,無奈地說道,“在還冇有能力時,複仇隻能是去送死。”

“我們現在可以造火器了!”楚天樞情緒激動。

“山匪們也有火器。”楚華生反駁道。

“對了,你的那兩杆火器是怎麼來的?”大哥楚天行聽到這裡,趕忙上前問道。

“那是我從父親的密室裡無意翻到的‘突火槍’圖紙,自己進行了改進製造,那威力可大了!”楚天樞驕傲地炫耀道。

“圖紙上介紹,突火槍是以巨竹筒為槍身,內部裝填火藥與鐵砂。點燃引線後,火藥噴發,將鐵砂射出,射程可遠達四十步。”

“突火槍其基本形狀為前段一根粗竹管;中段膨脹的部分是火藥室,外壁上有火門;後段是手持的木棍。”

“其發射時以木棍拄地,左手扶住木棍,右手點火,發出巨響,射出鐵砂,未燃儘的火藥氣焰噴出槍口可達兩三米。”

“雖製造簡單,可弊端也很大,因為其槍管為竹管,在射擊大約四到五次之後,槍管末端的竹質會因為火藥爆炸時的灼燒而變得十分脆弱,摔在地上就會折斷,更有甚者,射擊的時候因為膛壓過高引發炸膛。”

“竹子哪裡撐得住那樣的爆炸,所以我進行了改製,把火藥室設計成頭小尾大的型製,並且進行了整體縮小,但把火藥室加寬了,這樣威力更大。”

“我把手持鐵管長度增加,形成一把長槍。我還把竹管換成了鐵管,雖然製造難度增加了,但更加牢固耐用。”

“我還在槍桿的尾部加裝了鐵矛,這樣發射之後,前端可作鐵錘,尾端可作長矛,照樣能殺敵,我把它取名為‘突火長槍’。”

聽完楚天樞劈裡啪啦的一頓介紹後,大哥楚天行點了點頭,又接著問道:“你們是怎麼製造出來的,我怎麼從未看到你弄過這玩意呢?”

“材料是偷拿了父親的幾塊精鐵錠,鐵管是我們幾個輾轉了好幾戶作坊才弄好的,而火藥則是偷拿礦上開石的火藥,一共偷拿了七次才攢了那麼點,這一次全用完了。”楚天樞全交了底。

“一共隻做了兩杆嗎?” 二哥楚天航也心癢癢地問道。

“嗯,就隻做成了兩杆,其他的都損壞了。” 楚天樞回答到。

“火器乃朝廷嚴禁之物,不準私自鑄造,違者殺無赦啊!你的兩杆火器我都收起來了,你不許再碰也不能再造。”父親突然嚴厲地說道。

“這次商隊出去十分不順,天氣大旱,地裡長不出苗,冇人再需要農具;因為咱們的鐵礦石品質差,打的鐵器本來成本就高,帶出去的貨物基本冇能賣出去。”

“糧食卻又漲價了,這一次也冇能買回多少糧食,好在礦上如今也少了許多人。”

“唉!如今村寨又遭此劫難,我是真的感覺到自己老了,重振鐵石鋪就靠你們三個了。”楚華生歎了口氣,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我已經決定了,等三兒養好了傷,我就送他去青陽鎮上的機造處做學徒,老二就去致遠商行的貨櫃做跟班,老大繼續留在我身邊協助我處理鐵石鋪的事務。”

“這山匪是越來越嚴重,朝廷的剿匪亦是毫無起色,我不曉得這山匪是否還會再來,我不能把所有的雞蛋都揣在一個兜裡,這麼做至少能護你們周全!”

“好!”楚天樞點點頭,像是同意了父親的打算,難掩的落寞。

“天樞這次不是殺了一頭老虎和許多野狼嗎?這些獸皮可是值錢的東西,應該能幫咱們寨子恢複一些的呀?”大哥楚天行似乎還想再爭取。

“是獵到了不少的獸皮,可上麵都有火藥灼燒過的痕跡,隻能在黑市上出手,原本至少三百個銀幣以上的虎皮,隻能賣出半價一百五十個銀幣的價格了。”

“狼皮大概能有五十個銀幣一張。賣了錢給他們倆置辦拜師禮,再去交了今年的礦稅也剩不下多少了,能多買點糧食存著,已是不幸中的萬幸。”

楚華生轉身扶起楚天樞,輕聲說道:“你也該餓了,咱們吃飯吧,還剩了些虎肉與狼肉。咱們父子四人再好好一起吃頓飯,往後就再難聚一起了。”

今夜,楚家飯桌上難得出現一次葷菜,可大家卻未見一點高興,沉默著匆匆結束了這一頓離彆之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