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曆史 > 軍械師 > 第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軍械師 第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日清晨,一行人在鐵石鋪寨前整理行囊,貨物已經裝好車,一車的皮貨、一車鐵器以及三大車鐵礦。

迫於鐵石鋪如今的處境,楚華生終於下定決心,連夜收集整理可用於售賣的兵器,將五杆長槍,八副硬弓,三把長刀藏匿於皮貨與鐵器中,到了青陽鎮一起出手。

村寨裡的人們佇立在柵欄門前,望著楚天航和楚天樞兩兄弟,滿眼的不捨。

五人小隊的其餘四人一一向前和楚天樞告彆,最小的楚天歌更是哭成了淚人。

“你們都回去吧,等我混好了再回來找你們,一起去享儘著人間的榮華富貴,哈哈!”楚天樞用大笑來掩飾著自己的難過。

“天樞哥,我們等你們回來!”

楚天樞笑著向大家揮了揮手,翻身爬上了馬車,隊伍開始向著前方大道緩緩駛去。

一行二十人,五匹瘦馬拉著貨車向青陽鎮出發。這亦是楚天樞長這麼大,第一次離開鐵石鋪去看外麵更大的世界。

從青陽山脈裡走出,逐漸向青陽山脈的最外圍走去,周遭的景物,顏色漸漸從暗黃轉向深黃,密林亦是慢慢的變少,乾旱的影響愈發的明顯。

行至正午,商隊依舊不敢停歇,繼續頂著烈日緩慢移動,每個人都是汗水淋漓,焦渴難耐。

楚天樞昏昏沉沉地躺在貨車上,已經不知道喝去了多少袋水。

突然,車隊停住,前方響起了輕微的喧鬨聲。楚天樞強打起一點精神,跳下貨車,也跟著向前走去。

一名身著甲冑的中年士兵攔住了商隊,其麵色憔悴,嘴唇因乾渴裂開了口子,身上滿是塵土與雜草。

在其身後不遠處的樹下,一名同樣身著甲冑的士兵正閉眼躺在枯草堆上,麵色蒼白,其胸口衣物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像是受了很重的傷。

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受傷士兵身後的那一襲紅色鬥篷,一眼便能看出是名貴的絲綢織物。

這二人所著甲冑與青陽鎮城防軍士兵的樣式不同,且又帶著傷,在這深山密林裡出現,身份極為可疑。

楚華生走上前,躬身詢問道:“軍士大人,攔下我等,是否有事需要吩咐?”

“水,給我水!”中年士兵啞著嗓子說道。

楚華生轉身回車隊取水袋,其他人則靠近了車上藏著的武器,嚴陣以待。畢竟在這山匪猖獗的年歲,稍有一步不慎,就是家破人亡的結局,謹慎點好。

楚華生將水袋遞給中年士兵,其接過水袋灌了一口,並未發現異樣後,立即回身扶起樹下的青年士兵,為其也餵了一些水。

受傷士兵的喉結動了動,看來還有救。中年士兵又繼續餵了些水,過了大約半刻鐘,其終於微微睜開了眼。

“軍士大人,你們怎會出現在這荒山密林裡呢?”楚華生輕聲問道。

“我等奉命進山剿匪,不曾想卻中了山匪的埋伏,我二人僥倖逃脫,又因慌忙逃命在這山裡迷了方向。正午烈日炎炎,我的同伴缺水嚴重昏倒在了這路旁,幸得各位仗義出手相救,感激不儘。”

中年士兵緩緩道出緣由,勉力起身向眾人躬身致謝。

“舉手之勞,軍士大人不必客氣!”楚華生回禮道。

“各位是哪裡人士?日後定登門致謝。”

“我們都是鐵石鋪的村民,正要趕往青陽鎮辦事,不用謝!誰看到這事都會出手相救的,更何況你們是因為進山剿匪才負傷的呢。”楚天樞表現得十分地豪氣。

楚天樞剛說完,就被身旁的二哥猛拽了一把後背,並用眼神暗示楚天樞閉嘴。在外行走,最忌暴露身份,且這車上還有帶著火藥痕跡的獸皮以及大量兵器呢。

“軍士大人,我們要繼續趕路了,你接下來有何打算?”楚華生連忙問道。

“可否捎我們一程?我們也要前往青陽鎮。”中年士兵懇切地詢問道。

“可以的,隻是我們已無多餘的馬匹,隻能勞煩二位擠一擠貨車了。”楚華生客氣地說道。

“那就勞煩各位了!”

中年士兵說著,將那名受傷的士兵扶上了裝有皮貨的貨車。

車隊繼續上路,坐在貨車上的楚天樞怎麼也想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帶上這兩個可疑的陌生人。

他回頭看了看那名受傷的士兵,疑惑之色愈發凝重。那士兵看到楚天樞一直望著她,便對楚天樞笑了笑,神情溫和。

傍晚時分,車隊終於是趕到了青陽鎮外圍。青陽鎮是離鐵石鋪最近的一個邊鎮,管轄著半個青陽山脈區域。又因邊鎮駐軍的緣故,青陽鎮外圍用山石築起了高大的城牆。

大陳帝國將整個遼闊疆域劃分爲十二行道,三十六都府,一行道轄三個都府。都府之下設有若乾城鎮,城鎮管轄無數個大大小小的村寨。

進入青陽鎮需要在城門口排隊覈驗身份,加之逃荒的難民持續湧入,青陽鎮城門口排起了長龍。

進城的路上也滿是拖家帶口逃難的難民,擁擠不堪。車隊眾人隻能下車步行。

在楚天樞的前麵,一位逃難的母親正帶著她三個孩子焦急的等待著。那母親光著腳板站在滾燙的路麵上,瘦如枯柴,肩上還挑著一副擔子,這是他們全部的家當。

三個孩子都是光著身子,唯一有的就是腳上那一雙小草鞋,以及手臂上和母親拴在一起的繩子,個個麵黃肌瘦,瞪大著雙眼,惶恐地看著周遭陌生的世界,不知所措。

原來,這世道已是如此的艱難。這乾旱,何時才能解呢?

太陽即將落山的最後時刻,車隊終於隨著隊伍長龍入了城。隻見城內街道上原本精美的房屋樓閣,因常年乾旱無雨,變得灰撲撲,平添了幾分凋敝。

街道兩旁僅有幾家店鋪在營業,街頭巷尾擠滿了逃難的饑民,一個個蜷縮著一張破草蓆,麵黃肌瘦,垂死掙紮。

進了城後,那兩名士兵便下了馬車,向一行人道謝後,便告辭離開了車隊。

車隊在楚華生的帶領下,住進了一家臨時的車馬店,荒年裡酒館和客棧全都倒閉了,隻有這便宜簡陋的車馬店還有一些往來旅客前來歇腳。

安頓好一切後,楚華生便帶著兄弟二人出了門,二哥楚天航揹著一個大包裹,裡麵裝著此次貴重皮貨的樣品,三人要先去黑市探探路。

夜色漸濃,楚華生提著一盞燈籠走在前麵,楚天樞兄弟二人跟在後麵,大街上冷冷清清,零星的燈火微微閃爍,隻有滿街的饑民或在乞討,或蜷縮於牆角昏睡,極少有行人走動。

三人的影子拉成一條長線,緩緩向黑市走去,但願今夜在黑市的交易一切順利,能多掙點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