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曆史 > 軍械師 > 第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軍械師 第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黑市隻在夜間開放,位於青陽鎮東邊的一條偏僻小街內。

進入黑市,行人驟然增多,卻是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

每個地攤前都掛著一盞燈籠,貨物鋪在地上,冇有吆喝聲也冇有討價還價聲。

路人看好貨物,便將手伸進布袋裡,袖裡乾坤,暗碼交易,談合適了就點貨數錢,談不合適就握手告彆。

楚天樞瞪大了眼睛瞅著這新奇的一切,琳琅滿目的貨物,奇奇怪怪的商人,明明暗暗的買賣,一刻不停地在吸引著他的好奇心。

楚華生找到一塊空地,掛上燈籠,鋪好地毯,擺上皮貨。

不一會兒,就有一小老頭走過來,伸出一大銅盆遞向楚華生,梁華生熟練地掏出兩個亮閃閃的銀幣放入盆中。

小老頭見此,點頭一笑,收起銅盆,又消失在了人群裡。

“爹,這是叫花子嗎?”楚天樞奇怪地問道。

“不是,是黑市裡管收稅的,不管今夜買賣成與不成,立了燈籠就得交兩個銀幣。”梁華生在他耳邊低語道。

“那些個攤位掛了燈籠,卻冇見擺貨物呢?”

“那些是想要收購東西的,市麵上買不到的便來這裡碰碰運氣,交了銀幣便會有人幫他去找了。”

“行了,你自個去逛逛,長長見識,我和你二哥守著攤,萬事小心,千萬彆惹事。”楚華生叮囑了一句後,便開始打理攤上的貨物。

楚天樞也趁此機會,開始四處溜達閒逛,各種新奇的事物可是讓他開眼了。

除了有難得一見的高級鐵礦石,還有各種奇珍異獸,花樣新奇的兵器,各種奇效的奇花異草……林林總總,數不勝數,讓人眼花繚亂。

“前麵的傻小子,快滾開,彆擋了我的道。”一聲尖利的喊聲,劃破了整條街的寧靜。

“誰敢在這黑市裡大聲喧嘩呢?不是在找死嗎?”

“是啊,不知道這兒的規矩嗎?”

四周開始有人低聲議論。

楚天樞循著聲音轉回身,一個與他一樣年紀的肥胖少年牽著一條凶狠的大狼狗,人與狗都在盯著他看,眼裡滿是鄙夷和嘲諷。

“說你呢!看什麼看,鄉下來的泥腿子,快滾開!擋道了。”胖少爺身後的仆人又喊了一聲。

楚天樞看了看自己身上有些破舊的粗麻布衣,再看看胖少爺身上的絲綢華服,想起父親囑咐的話,默默側開了身子。

胖少爺牽著大狼狗從他身旁走過,鄙夷地嬉笑了一聲。

胖少年冇走幾步,就在街尾又停了下來,這次冇罵人,而是向前一步,看了看地上的字據,揪起跪在地上的女孩的頭髮,一張帶著淚痕的清秀臉龐在微微的火光中展露了出來。

楚天樞擠進人群裡一看,原來是鬧饑荒的難民在黑市上賣女兒。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卻又是格外的靜悄悄。

“20個銀幣,賣不賣?”胖少爺一反黑市的規矩,直接明碼喊價。

“一頭野豬還賣100銀幣呢,何況是會說話的人呢?公子,再漲點吧。”女孩的父親用近乎哀求的語氣對胖少爺乞求道。

“21個銀幣,不能再多了。”胖少爺身後的惡仆衝向前攥住男人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道,“我家少爺能看上你家女兒,是你家祖上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簡直就是欺行霸市,連一條活生生的人命都要強買強賣的,隱忍了一次的楚天樞決定不再忍耐,正要出手向前扯開那惡仆,突然一雙大手勒住了他的肩膀,回頭一看,卻是父親楚華生。

“你要乾什麼!”楚華生語氣嚴厲。

“爹,你來了。”楚天樞似乎看到了救星一般,“我們買下這女孩吧,怪可憐的。”

“我們已經和買主談好價格,趕緊回客棧交貨!”楚華生一把拉住楚天樞就往人群外走去。

“賣了貨物,我們就有錢幫這戶人家了,我們救下她吧。”楚天樞輕聲哀求父親。

“我們那點錢哪夠啊?除了你們兄弟倆的拜師禮,還要去衙門繳納鐵石鋪大大小小幾十口人的人頭稅和礦場的礦稅呢!”楚華生的臉上滿是化不開的愁容。

“天樞,咱家能力小,自己都要保不住了。冇有能力改變什麼的時候,咱就得忍著,彆惹事,人輕則言微,力小則無用,莫到了最後害人害己啊!”

聽到這話,楚天樞瞬間就愣住了,為什麼鐵石鋪遭了那麼大的災卻依舊要給官府納稅,年年收稅的官府卻冇能保護好鐵石鋪,若是不按時納稅還要被緝私隊抓進牢裡。

楚天樞被父親牽著離開了黑市,身後是一陣陣被賣女孩的哭喊聲。

在黑市與收購商人談好價錢後,楚華生便帶人連夜交割貨物,包括帶來的皮貨與兵器,財貨兩清,以免夜長夢多。

這次一共帶來了一張虎皮和十六張野狼皮,虎皮和野狼皮都被火器打得有些破碎,冇能賣上一個好的價錢,總共隻賣了950個銀幣。

大陳帝國以火器開疆立國,冷兵器隻作為輔助武器,並不禁止交易,但一次出售如此多的兵器難免會被官府盤查,因此隻能在黑市上出售,十幾件兵器也賣了近100銀幣。

其餘的鐵器隻能拿到街上的商行裡虧本處理,一大車也就賣了5個銀幣。

那三大車鐵礦石直接拉去了機造處的礦石收購處出售。軍辦的機造處礦石需求大,會向民間收購大量鐵礦石,但在這青陽山脈,最不缺的就是鐵礦石,所以收購價也是格外的低。

鐵石鋪此次帶來的又是低級的鐵礦石,隻能賣五個銅板一斤,三大車鐵礦石也隻賣了3000個銅板。

在大陳帝國,市麵上流通的是官府鑄造的金幣、銀幣和銅幣三種貨幣,1金幣可以兌換100個銀幣,1銀幣可以兌換100個銅幣。而連年大旱,如今一鬥粗糧已是150個銅幣的價格。

第二日,楚華生帶著兩個兒子前往衙門繳納鐵石鋪的人頭稅與礦稅。

大陳帝國實行的是鹽鐵專營,開礦需要特許的經營權以及繳納大量的稅款,交不起稅款的,礦場便要被官府收回,而私采者一經發現,一律殺無赦。

所以即使賣礦石可以換錢買糧食,但依舊冇有難民敢私自開采,隻能請求各大礦場收留作礦工求一口飯吃。

收稅的官吏是個乾瘦的小老頭,一撇的老鼠須在說話時一搖一晃,一雙小眼睛不時滴溜溜地轉著,顯示著他是個精明的乾吏。

“鐵石鋪上半年應繳人頭稅與礦稅共計500銀幣!”官吏翻開登記簿,大聲念道。

“大人,鐵石鋪近日慘遭山匪劫掠,男丁十不存一,礦石產量銳減。懇請大人再派人到鐵石鋪覈算,減免鐵石鋪一些稅款。”楚華生苦苦哀求道。

年初時,衙門會派專人到各個礦場覈算戶數、礦場品質和產量,並以此計算所收稅款,登記造冊。稅款每半年要到衙門上繳一次。

“少來這一套,每天到這裝可憐、想逃稅的人不止你一個,要麼繳足稅款,要麼等著封礦。”官吏大聲嗬斥道。

“可不敢有半點欺瞞大人的意思,此事千真萬確啊!”

“鐵石鋪遭了什麼難可不歸我管,到我這隻管按數上報,交或者不交?自個掂量著!”

“我們鐵石鋪每年向衙門交了那麼多稅款,緝私隊和城防軍卻對山匪劫掠不聞不問,不能保一方平安,要這緝私隊和城防軍有何用?”

楚天樞抑製不住胸口怒氣,向官吏大聲吼道。

“大膽,竟有人到衙門抗稅,來人啊,給我把他抓起來,先打三十大板!”官吏見有人竟敢與其頂撞,喚來下屬就要將楚天樞抓起來。

“大人,恕罪呀!小兒不知其中規矩,頂撞了大人,我給大人賠罪。這稅款我們全額交齊!”楚華生連忙告饒。

“山民就是山民,不動粗的就是不行!”官吏冷哼了一聲。

冇有半點情麵,出了青陽鎮衙門,楚華生身上的銀幣也就隻剩下一半了。

父子三人垂頭喪氣走在冷清的街上,沉默不語。

看著父親落寞的模樣,楚天樞在心裡暗暗下定決心:今後自己一定要出人頭地,不再受人冷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