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曆史 > 軍械師 > 第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軍械師 第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次多虧天樞打下的虎皮和狼皮,否則就真的交不起這稅款了。”走到一家米鋪前,楚華生突然擠起滿麵笑容,轉回身勸慰道。

“天樞啊,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好漢不吃眼前虧嘛,這不是還有些餘錢嘛,給你買完拜師禮後還能給鐵石鋪買不少糧食回去呢!”

米肉緊缺的年歲,把食物當禮品更顯得體麵。在米鋪和肉鋪裡分彆買了20銀幣的上好白米和燒雞烤鴨,以及去布匹店裡扯了10銀幣的四匹麻布料,拜師禮算是備齊了。

拿著頗為豐厚的拜師禮,先是送二哥去致遠商行拜師。致遠商行不僅是青陽鎮數一數二的大商行,在其他地方也是有許多鋪麵的,除了主營鐵器,也經營著皮貨、藥材等生意,業務龐大,有著不錯的背景交際。

楚華生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即使要花更高的拜師禮,也要讓自己兒子進最好的商行。

二哥楚天航認的師父是個胖老頭,在致遠商行裡擔任二掌櫃,主管鐵器業務,這也是楚華生為了將來的佈局。

納了拜師禮,敬了香茶,在契約書上摁了手印:學徒期間,師父管教打罵,生死不論。

換上致遠商行的學徒短衫,二哥就此成為致遠商行鐵器貨櫃前眾多的一個小跟班,想要有出頭之日,就得靠自己憑本事苦熬了。

辦完了二兒子楚天航的事情後,楚華生領著楚天樞來到青陽鎮機造處。

抬眼望去,一扇黝黑巨大的鐵門矗立於眼前,約莫有三百斤重,可謂氣勢磅礴,門匾上三個大金字——機造處,龍飛鳳舞,金光閃閃。

向大鐵門更遠處望去,四個高聳的煙囪直插雲霄,不斷的噴吐濃煙,讓人頓感自己如此渺小微弱。

向門前衛兵報告了拜訪名號,楚家父子倆靜靜站在門角邊等候。

機造處並不像致遠商行那樣繁忙,人來人往。此處多了幾分肅穆,隻偶爾有幾駕拉貨馬車進出,都蓋著厚厚的油布,看不清是什麼貨物,大鐵門在衛兵的調動下開了又關。

通報的人出來了,要拜的師父正忙著監造,是大師兄替師父出來辦程式領人,看在老一輩隨軍鐵匠的交情,算是領下了這個徒弟。

在街角一處小麪攤上,楚華生簡單設宴招待大師兄。大師兄是個黝黑的漢子,姓李,單名一個“方”字。

納了拜師禮,照例摁了手印,楚華生在飯桌上請求大師兄多加照顧楚天樞,一番人際往來,也算是相談甚歡。

到了晌午,楚華生便要告辭,還需采購好物資,當天趕回鐵石鋪,家裡還有一大堆操心的事情。

楚天樞提出想送送父親,楚華生本想拒絕,但大師兄李方得了些好處,便推了個順水人情,一起去送送楚華生。

“天樞,記著,凡事多忍讓。我不擔心你二哥,就擔心你遇事衝動。”

“爹,我知道了,您快回去吧。”

“我回去了,遇到困難了就找你二哥,我讓你們倆人一起出來就是為了遇事能有個照應。”

“好好好!”

……

東邊的太陽越升越高,把人影漸漸剪短。

看著遠去的隊伍,第一次離家,離開家人,莫名的傷感縈繞不散,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能再回去,回到鐵石鋪,見到爹,見到小夥伴們呢?

依舊縈繞在離彆傷感中的楚天樞,被大師兄李方從大鐵門的邊角小門領進了機造處。

一進門,一股股熱浪撲麵而來,四處閃耀的火光伴隨著工匠高亢的號子聲不斷跳動,不同的工種,不同的分工,忙碌的景象與鐵門外肅殺截然相反。

“師父主管火器製造,是這裡的大師傅,頂頂的老牌軍械師。加上你,共有二十一個學徒,你是入門最晚的,便是這裡的小師弟。”

“以後端茶倒水,捶腿捏背,伺候師父的活計就交給你了。”大師兄李方邊走邊給楚天樞交代事情。

“那我還能學習煉器鑄造嗎?”楚天樞問道。

“把師父伺候好了,他自然會教你。這能親近師父的活兒一般人還得不到呢!”

“一切聽大師兄安排。”

“這裡就是學徒的住處,最靠近門口的那個空鋪位以後就是你睡覺的地方了,等會我帶你去後勤處領工服,吃過午飯後再帶你去上工麵見師父。”

到這一步,楚天樞算是在青陽鎮安頓下來了,說不清是興奮還是擔憂,總有莫名的惆悵。

吃過午飯,換上新領的麻布短袖工服,袖口處印有“一七零四”四個專屬編號,楚天樞開始了自己的第一天上工。

火器坊是重要部門,專有一棟三層的青磚大瓦房,瓦房外竟是在這乾旱年景裡還圍著一圈水溝,想要進入火器坊得先過一座吊橋,吊橋有專門衛兵守著,隻在特定時刻纔會放下橋板允許通過。

楚天樞跟在大師兄李方身後,與大家一起排隊進入火器坊,衛兵覈驗過袖口編號後便放行準許進入。

火器坊一樓是冶煉處,一座巨大的冶煉高爐聳立於中央,四處堆滿了鐵礦石粉和煤炭。

楚天樞一眼掃過去,便知道這些都是比鐵石鋪出產的鐵礦石品位還要高幾倍的中級鐵礦石,煤炭也是熱量很高的金剛煤炭。

不斷有工人往爐裡添原料,熊熊烈焰在火爐裡不斷向上翻滾,不一會兒便有滾燙的鐵水從閘口流出,被轉移到二樓鑄模間。

等鑄模好了以後便開始對生鐵具進行鍛打,二樓是鑄造處,是鐵匠們打鐵的地方,分成好幾個工作間,粗糙的鐵塊在這裡將會變成精密的部件。

來到三樓,便是最重要的組裝處,所有製作好的火器零件便在這裡組裝成大陳帝國最基礎的火器——梨花槍。

這裡的一切都讓初到青陽的楚天樞充滿了好奇,強烈的求知慾讓他渾身充滿了力量。

即使被師兄安排從最辛苦的剷煤工做起,他依舊冇有怨言,一邊賣力剷煤一邊偷學著最新的鐵礦冶煉法,這裡的冶煉技術可比鐵石鋪的高級得多了。

……

“小師弟,趕緊給我過來!”遠處的六師兄大聲吆喝道。

“來了。”

楚天樞放下手中的鐵鏟,用身上的麻布衣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本就漆黑的臉龐此刻更黑了,笑著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跑著奔向高台上的六師兄。

“怎麼慢吞吞的,快去給我沏一壺茶來,麻利點。”六師兄吩咐道。

“好的,馬上。”應了一聲,楚天樞便向茶水室跑去,來了好幾天,他已經習慣了師兄們對他的吆喝,他也不氣惱,照舊低頭辦事,手腳勤快纔不會遭罪。

六師兄憑著一手一流的冶煉技術,被師傅安排負責火器坊一樓的所有事務。

工匠或是師弟們乾活出錯或者偷懶了,六師兄少則一頓臭罵,多則一頓毒打,冇人敢頂撞反抗,在這裡有能力的人說了算,冇本事活該受罪。

進了機造處,所有人的目標都是一樣的,一定要學會一身本事,然後爬上去,不再受底層窮苦的罪。

這亦是初到青陽的楚天樞最開始尋找到的小目標,從一樓開始,到二樓,到三樓,再到帝國最頂級的軍械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