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曆史 > 軍械師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軍械師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小師弟,趕緊到這來,有事安排!”六師兄從未喊過他“師弟”,從來都是直呼他的名字。

“六師兄,有何安排?”楚天樞也從不氣惱,趕緊上前。

“拿上這兩個銀幣,到鎮東邊的黑市給師父買酒去,彆記錯了,是巷子裡倒數第三家。”

“回來路上把酒藏好了,彆被街上巡邏的緝私隊給抓住了,機靈點!”六師兄低下頭在楚天樞耳邊細細交代。

“往日這活不都是十一師兄乾的嗎?”楚天樞不解的問道,買酒可是個危險的活計,他不太想去。

“老十一在屋棚裡賭紅了眼,瘋魔了,你就替他去一趟吧。你剛來青陽鎮不久,眼生得很,緝私隊不會注意到你的,快去快回!”六師兄不耐煩地揮手道。

楚天樞隻好拿上木桌上兩個黑漆漆的銀幣揣進兜裡,到機造處大鐵門邊的水缸洗了把臉,向衛兵做好外出登記後,便踩著夕陽的餘暉走出機造處大門。

災年糧食大幅減產,已到顆粒無收的地步,為保證存糧,避免餓死更多的人,朝廷下達了禁酒令:嚴厲禁止釀酒販酒飲酒,飲酒者與釀酒販酒者同罪,一旦抓住便是要送到礦洞裡做苦工。

可在巨大的利益麵前,就算是殺頭的買賣,也會有人去甘願鋌而走險。

黑市裡就有黑幫在私下釀酒販賣,雖品質不算上檔次,價格還貴,但依舊禁不住一個個酒鬼偷著去買,楚天樞的師父就是其中一個。其在機造處工作得到的薪餉全都用來買酒喝了,老光棍一個,喝醉了就睡,啥也不愁。

來到黑市巷口時,天剛剛擦黑,一盞盞泛著微微黃光的燈籠依次亮起,宛如一條長龍漸漸甦醒。

楚天樞一邊看著攤位上各種新奇的貨物,一邊夾在人流中向著巷尾走去。

在靠近巷尾的一間黑屋前,楚天樞再次確認後,輕輕上前用手敲了敲一扇小窗戶。

“小鬼,何事?”窗戶悠悠打開,卻是看不清裡麵的人,隻傳來一聲沙啞的聲音。

“借問酒家何處有?”楚天樞壓下心中的慌亂,趕緊對上六師兄來前交代過的暗語。

“何物?”

“牧童遙指杏花村!”師父要喝的就是杏花酒。

往窗戶裡拋入兩個銀幣後,窗戶裡遞出了一個黑色麻布袋子,打開看,裡麪包著一個小酒瓶,微微泛著一股辛辣的酒香。

楚天樞此刻終於放下忐忑的心情,舒了口氣,將酒袋子放入懷中收好,看四下無人注意,轉身混進人群中走出巷子。

“哭哭啼啼的,本少爺可有虧待你,再哭就討打了。”

正走在在歸途的路上,卻又聽到了那似有些熟悉的聒噪之聲遠遠傳來。

楚天樞好奇地回過身一看,竟是之前在黑市裡見到的胖少爺,此刻其正在街角邊捏著那夜買下的女孩兒,身邊跟著那條大狼狗和一群壯漢仆役。

“彆動,今後你就和我這條狗一樣,任我使喚,若是敢違抗,一頓好打伺候。你這該死的笨丫頭!”胖少爺正說著,忽然間抬手扇了那少女一耳光。

捱了這一耳光子後,許是吃痛了,少女愣了一會兒,再也不敢哭泣。

“這就對了嘛,隻要你聽話,跟了本少爺,絕不會讓你餓著。”

胖少爺拉著少女進了街角的小院裡,那群惡仆嘿嘿一笑,心領神會地關上了院門,圍坐在院門口等著。

“這什麼世道,窮人家的孩子都不如富貴人家的狗了!”楚天樞在心裡不自在地嘀咕了一句。

看著低矮的院牆,楚天樞心裡突然有了個想法。

趁著夜色,躡手躡腳摸到後院牆角,憑著之前在村寨裡練過的武功底子,一個腳蹬魚躍,就翻身進了院子裡。

沿著牆根走到屋子的窗戶邊上,順著縫隙看到胖少爺正壓在女孩身上一頓亂啃,那女孩想奮力掙紮著推開,卻又不敢喊叫,已是怕了這胖少爺的毒打。

聽著那胖少爺時不時發出的嬉笑聲,楚天樞悄悄推開了房門。

腳步輕點,緩緩靠近到大床旁,正對著胖少爺的身後,一個餓虎撲食,緊緊勒住那胖少爺的脖子 ,往地上一甩,胖少爺一屁股砸到地上,疼得是齜牙咧嘴。

胖少爺看著眼前這個消瘦的少年,大吃一驚,正想起身搏鬥,卻又被楚天樞往肚子上錘了一拳,胖少爺吃痛又趴了下去。

楚天樞在村寨裡學的都是老拳師教的狠招式,胖少爺的花架子功夫哪裡抵得住,三兩下便被打趴在地。

楚天樞順勢騎到胖少爺的上身,左右開弓,拳拳到肉,胖少爺的圓臉兒瞬間變成了肥豬頭。

“你敢——打我,我姓——陳!”躺在地上的胖少爺含糊不清地嘶吼著。

楚天樞絲毫不管,他也不明白姓陳意味著什麼?繼續下死手。

“快來人啊——救命啊!”胖少爺冇轍了,開始大聲呼救。

“救命啊!快來人啊——”

楚天樞趕緊捂住胖少爺的嘴,可卻來不及了。

隨著外麵的一聲聲狗吠,可以聽到一陣陣腳步聲正向房間裡衝來。

楚天樞頓感不妙,轉身跑出房門,加速奔跑向院牆翻去,卻在空中聽到了衣角撕裂的嘩啦聲,原來是衣角被撲來的大狼狗死死咬住了。

隨著衣角的撕裂,藏在懷裡的黑色麻布袋子也被扯了出來,掉在了地板上。一聲脆響後,飄出了濃厚的辛辣酒味。

趴在牆根上的楚天樞被這一變故弄懵了,走也不是,回來撿起袋子已是無用。

“這小子販賣酒水,彆讓他跑了,圍住他,趕緊通知緝私隊!”胖少爺從房子裡出來,看到這一幕,趕緊大喊著吩咐手下行動。

楚天樞被這一吼,頓時收回了心神,轉身跳下院牆,一個勁往機造處跑去,心想道:“隻要回到機造處前不被抓住,應該就冇事了,諒他們也不敢到機造處裡麵抓人。”

避著燈火明亮的地方,楚天樞快速地跑向機造處。不消一會兒功夫的疾跑,距離機造處已是很近了,過了前麵那條大路,就可看見機造處的大鐵門了。

正感覺要看到希望之時,卻隻見一道雄壯的身影擋在了路中間。

“你是乖乖的束手就擒跟我回去,還是等著被打一頓了再被我拎回去。”黑影冷冷地說道。

楚天樞走近黑影,是個健壯的漢子,身上穿著製式衣服,胸口處繡著一個大大的“緝”字。

“原來是緝私隊的人,我身上可冇藏有鐵礦,你等錯人了吧?”楚天樞擺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現在的緝私隊不僅查礦,也查酒!”那黑影依舊是一副麵無表情的樣子。

“可我身上也冇有酒呀,不信你來搜。”楚天樞笑著向前走了兩步。

“看看這個。”黑影壯漢從手中丟出一塊衣角布料,“還有什麼可說的?”

“你的確足夠聰明,看來我是逃不掉了。”楚天樞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工服,缺了一大塊衣角。

“今夜正好是我巡夜,看到這機造處的衣角布料,我就料定了你會跑回這裡,可惜你還是跑得不夠快。”

既然躲不過,楚天樞也不再廢話,一個猛衝,右直拳攻黑影上路,左拳向黑影腰部橫攔而去。

隻見黑影側過身,一掌格擋住直拳,再一個轉身繞到楚天樞背後,一肘子擊打在了楚天樞的後腦勺上。楚天樞隻感覺天旋地轉,兩眼一黑就倒了下去。

黑影伸出的雙手在潔淨的月光下,泛著銀白色的冷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