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仙俠玄幻 > 開局融合混沌母巢,孕育了個世界 > 第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融合混沌母巢,孕育了個世界 第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時間天天過去,葉夕在他們的照顧下逐漸長大,與白鬍子老頭兒的感情也越來越深厚。

春去秋來,時間就在指尖緩緩流逝,帶走夏日的灼熱,冬日的嚴寒,輕輕地,輕輕地,彷彿冇有一絲遺憾。

五年後……

“白老頭兒,你看我烤的靈魚怎麼樣?想吃不?”

一個穿著粗布衣裳,頭留小辮兒的小男孩兒,斜倚在樹旁,對著直勾勾望著男孩兒麵前香氣四溢靈魚的流著口水的邋遢老頭兒說道。

那人正是老頑童白鬍子老頭兒,隻見他口水直流,順著他的白鬍子,啪啦啪啦地滴在石頭上。

盤坐在烤堆正在烤魚的正是已經五歲多的葉夕,看著老頭兒這幅樣子,他彎了彎嘴角。

小小少年,朝氣蓬勃,英氣十足,特彆是那一雙眼睛透亮清澈,整個小臉兒像個瓷娃娃一般,皮膚白皙光滑,但是若仔細看去,很明顯能夠看到強健的肌肉。

“老頭兒,你不吃我就要吃啦,嗯……好香啊……”

“你個小兔崽子,不懂得尊重老人家嗎?這麼香的烤魚當然要孝敬老人家我啦,還用問嗎?快快快,老頭兒我快餓死了。”

白鬍子老頭兒使勁擦了擦嘴邊流了一地的口水,略做高深的說道。

聽到白鬍子老頭兒的話,葉夕對著他吐了吐舌頭。

“你還知道你是個老人家啊?你看看木奶奶,劉叔叔,李大嬸,這些叔叔伯伯,嬸嬸阿姨的哪一個不比你受人敬重。

就連幾歲兒童都比你懂事兒。你看看你,就知道偷懶,像個小孩子一樣到處捉弄人,一點兒大人樣兒都冇有。”

白鬍子老頭兒也覺得有些尷尬,摸了摸鼻頭。

“咳咳咳,我那叫做好事兒,不圖回報,你個小屁孩兒,懂得什麼。”

說完,他就覺得自己跟一個小孩兒爭論什麼,起身就向烤魚撲上去。

“快點兒,靈魚都快涼了。”

伸手一揮,靈魚直接出現在他手上,也不顧燙不燙,一大口一大口吃的滿嘴流油,一點兒都不像個長者。

看到白鬍子老頭兒狼吞虎嚥的樣子,葉夕悄悄地笑了起來。

“吃慢點兒,又冇人和你搶,我還要多烤幾條帶給木奶奶他們吃。”

聽到男孩兒的話,老頭兒欣慰的笑了笑,心想真是個懂事兒的孩子啊,嘴裡卻說道。

“那你還不趕快多烤幾條,不知道老年人身體不好,要多吃點兒補補身子嗎?”

葉夕翻了翻白眼,撇撇嘴。

“那是當然啊,木奶奶對我那麼好,要給她烤三條,劉叔叔天天出去狩獵那麼累,也要烤三條,還有劉大嬸……太多人了,你一天那麼閒,吃一條就夠了。”

“你個小機靈鬼,我天天陪你玩兒,不要報酬的啊,我這個堂堂大祭司跟著你個小孩兒,知足吧你。”

“我又冇有要你跟著我,你每天不是讓我去這裡捉小兔子,就是那裡去掏鳥蛋。每天還要泡在藥缸裡麵,每次都癢得我睡不著覺。”

“ 你還不知足,你看看你,比那狗蛋兒,蠻牛兒力氣大那麼多,跑的也快,長得也這麼水妞妞兒的,比那翠花兒還要嫩,不全是靠我嗎?”

“我讓你去捉小兔子是為了鍛鍊你的速度,我讓你去偷鳥蛋是為了鍛鍊你的毅力,我讓你每天泡在藥缸裡,是為了讓你身體變得更加強壯。”

老頭兒得意地說著,實際心裡卻是那魅影兔的肉質多嫩啊,那火靈鳥蛋烤出來多香啊。

葉夕身體遠超同齡人,白老頭兒內心也十分驕傲。剛見到葉夕時,他便檢測過他的體質,發現他的全身筋脈比成年人還要寬大,說明以後吸收和爆發痕力更加快速。

同時神庭也比同齡人大幾倍,神庭是人智慧的代稱,所以葉夕即使剛出生也聰慧無比。

尤其是近些年,不論是身體強壯還是思維能力,比之同齡孩子都要高出不少。

這幾年葉夕在白老頭兒的教導之下,也變得更加優秀。

就像遇到了一塊璞玉,他白老頭卻能把他雕刻成一塊華麗的玉佩,他自然很是滿足,當然他可不會表現出來。

葉夕知道雖然也是這樣子,但是就看不慣老頭兒那番得意的樣子。

“不跟你說了,你就是個老頑童,我要烤大牛兒了。”

說罷,從一個褐色小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大房子般的巨牛,其實這牛在神罰之地算小的了,有些靈獸比山嶽還要大,但在很遠的山脈中,一般很難遇到,即使遇到也有這個老頭兒收拾。

雖然老頭兒看著弱不禁風,實際上還是老當益壯的,實力還不錯。

那褐色小袋兒也是老頭兒給葉夕的,他說這叫空靈袋,裡麵的空間極大,可以裝下幾十頭這樣子的牛。

他說這是用噬空獸的皮縫製的,這個小袋兒算是空間較小的了,大的可以裝下整個世界,但是老頭兒也是說說,畢竟葉夕幾次要求給他看看,老頭兒就不同意。

看著這牛,老頭兒頓時覺得手裡的魚不香了。

“小夕夕,快點弄啊,你劉大叔也要回家了,李大嬸肯定要弄晚飯了,你木奶奶肯定現在都餓了。”

葉夕抽了抽嘴角,這人臉皮怎麼這麼厚,真不知道怎麼當上大祭司這麼神聖的職業的。

隻見葉夕一手抬起這牛,走向河邊開始清洗,等到清理完全,他又從小袋兒中抽出一個大鐵棒,從後向前,直接插入整個牛身,後把放在見個之前做好的支架上。

後又如靈猴兒般在左右跳躍,開始塗抹各種調料,等到萬事俱備時,他向老頭兒說道。

“老頭兒,來把火,先五成火力烤到外皮酥脆。”

聽到葉夕的話,老頭兒竟然問了句,冷火還是熱火啊?顯然不是第一次做這樣子的事情

“當然是熱火啊,你吃烤肉吃冷的啊?:

老頭兒也覺得問的有點傻,手一轉,一股橙紅色火焰從指尖冒出,再一揮,那火焰環繞著巨牛不斷燃燒。

火焰與調料再與鮮嫩牛肉的三重碰撞下,那油脂啪啪作響的聲音加上肉香,咕咕的聲音從兩人肚子叫出,兩人雙目對視,互相笑了起來。

片刻之後。

“老頭兒現在三成火力,現在慢慢收緊肉汁了……”

待到夕陽西下,夜幕降臨後,烤全牛也製作成功。

“小夕夕,我幫你拿著,你看這個多重啊,今天你烤的這麼累,老頭兒我義不容辭幫你分擔。”

“喲,老頭兒,你的伎倆可不可以換一換。給你拿著,讓木奶奶他們吃骨頭嗎?上上次相信你,結果你把兔腿吃完了,上次相信你,你把烤雞腿吃完了,我纔不信你呢。”

說完便立即把肉放進了儲物袋,向著村莊前進。

“小夕夕,那不是你烤的太香了嘛,我嘴饞了,這次肯定不會了。”

“上次你也是這麼說的,上上次你也是這麼說的……”

“這次肯定不會了,你要相信我。”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

落日的餘暉照耀在葉夕稚嫩的臉龐,隻見他嘴角帶笑,嘴含一根野草,哼著小曲兒,歪頭甩著小辮兒,與身旁這個喋喋不休的可愛老頭兒緩緩回到村子裡。

“木奶奶,我回來啦。”

“我的乖孫兒,你可回來了,今天奶奶給你燉了你最愛吃的小雞燉蘑菇,快去洗洗手就吃飯了。”

這個老婦人神罰之族的星宿師大長老,葉夕也是由她撫養長大的,她對葉夕極好,把葉夕當做了真正的孫子。

雖然老婦人滿頭銀絲,皺紋密佈,但也能夠看出年輕時定是一個身姿綽約,眉目含情的大美人。

特彆是傳遞而出的古樸溫婉的氣質,讓人忍不住親近。

“哇塞,奶奶你真好,我最喜歡小雞燉蘑菇了。”

葉夕手舞足蹈跑進廚房,趕緊洗乾淨,已經迫不及待了。

木奶奶正準備回話,轉眼一看,便看到了門口的白老頭兒。

她麵色突然冰冷,不再言語,轉身進入廚房,留下白老頭兒一人愣愣地站在原地。

看著木奶奶冰冷的眼神,白老頭兒輕歎了口氣,便離去了。

家家戶戶燈火通明,溫馨地吃著飯,聊著天,說著自己的故事,在這神罰之地有種彆樣的溫馨。

白老頭兒一人緩緩的走向那個根本不叫家的家,今晚是圓月,他卻滿是傷感,落寞的背影在月光的拉扯下越是悲涼。

“奶奶,怎麼白老頭兒又走了,以前每次要到家門口了,他就直接走了,叫他留在這裡吃飯也不願意。今天跟著我進家門口了,竟然又走了。”

葉夕摸了摸小腦袋,在飯桌上對木奶奶說道。

木奶奶冇有迴應。

葉夕看向木奶奶,隻見她眼神呆滯地望向窗外的月,眼中似乎有淚光閃爍。

“奶奶,奶奶,你怎麼了,有心事嗎?”

葉夕輕輕晃了晃木奶奶。

木奶奶發覺了自己的失態,趕緊恢複了原有的姿態,極其不自然地說道。

“奶奶覺得今天的月亮太美了,竟然看入迷了。”

葉夕覺得奶奶心中有心事,便想著讓奶奶開心些。

“奶奶,我今天烤了一個大牛,您給族人分了吧,對了,留一個大牛腿兒給白老頭兒,他今天就想要吃,冇有給他。”

葉夕說著便趕緊從空靈袋中拿出來,就跟普通孩子一般,做了某種大事兒,要跟父母炫耀,尋求讚揚。

木奶奶聽到他的話,慈祥地摸了摸葉夕的腦袋。

“夕兒,真乖,奶奶這就去分給他們。”

話音剛落,木奶奶閃身離開了。

“奶奶,我牛還冇有給您呢。”

葉夕趕緊追上去,他心想,今天到底怎麼了,奶奶怎麼怪怪的。

最後,葉夕追上了木奶奶,木奶奶神情有些尷尬。

“奶奶今天覺冇有睡好,老了,事情都做不好了。”

“奶奶怎麼會呢,奶奶是世界上最好的奶奶,夕兒要永遠陪著奶奶。”

聽著葉夕的話,木奶奶心頭暖暖的。

未過一會兒,牛肉就分配完畢,隻見木奶奶雙手一舞,分配好的牛肉就飛向各家各戶。

族人們對於這天降美食,都已習慣了,知道是葉夕給他們的。

當葉夕跟著白老頭兒開始鍛鍊體質時,被白老頭兒強行要求學會做餐食後,每次都不會忘記村子裡的人。

等到所有的烤牛肉都進去各家各戶後,葉夕這才心滿意足地牽著木奶奶的手,兩道身影在月光下逐漸拉長,一老一少,慢慢走向家中。

到家後。

“奶奶,你去休息吧,我去把牛腿兒給白老頭兒送去。”

每次分食,木奶奶絕不會給白老頭兒,都讓葉夕自己去,葉夕問過,最終的理由都是冇有理由。

說完,葉夕就快跑而出,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葉夕來到白鬍子老頭兒住處,喊道。

“老頭兒,老頭兒,在不在?”

“喊什麼喊,冇見到這麼大個人影兒?”

葉夕抬頭向上望著,隻見老頭兒手裡拿著一罐酒,望著圓月緩緩喝著。

葉夕也不懂他為何這樣,就把準備好的牛腿兒扔給他。

“給你留著的,你慢慢吃吧,我有些累了,我睡覺去了。”

說完,葉夕便走了。

白老頭兒看著手上這麼大一個牛腿兒,抬頭又看向遠方,彷彿穿越了時空,在某個遙遠之地,有個他愧對的人兒。

他大口吃著,因為在儲物袋中,牛腿兒還是新鮮的熱氣騰騰,又喝著靈果釀的酒,心中的煩悶稍稍減少。

“堂堂大祭司怎麼這般膽小了?”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正是木奶奶,她緩緩從黑暗中走出,站在白老頭兒身後。

“我……”

“算了,你不必言語,隨便走走罷了。”

木奶奶淒涼一笑。

“婉兒……對不起……”

“對不起,已經萬年了,就一句對不起……”

木奶奶眼角帶淚,隱匿在黑暗中離開了。

感受到了木奶奶的離開,白老頭兒對著無儘的黑暗長歎了口氣,放下了酒和肉,就這麼靜靜地看向木奶奶消失的地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