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仙俠玄幻 > 開局融合混沌母巢,孕育了個世界 > 第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融合混沌母巢,孕育了個世界 第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祭祀的時日越來越近,族人們都早早地為此準備著。

每年的祭祀都是一次盛大的活動,這不僅僅是為族中九歲以後的兒童覺醒天痕,同樣也關係著族人的窮達壽夭,貧富凶吉。

祭祀是一個神秘的,也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它是人與上天聯絡和溝通的神秘橋梁,所以整個祭祀都要在虔誠,莊嚴的氣氛下進行。

這種通過祭祀覺醒天痕的方法,是傳承自遠古,能夠最大程度的讓天地大道與孩子身體共鳴,把最適合的大道最大程度地留存在體內,形成天痕。

祭祀當天,白老頭兒身為大祭司白,終於在正經地穿著一身繡著草木蟲魚等各種萬物生靈的黑色長袍,緩緩走向那座九年前的連接天地的祭台,他的身後跟著數位祭司,木奶奶赫然在其中。

走到祭台頂部,白老頭兒大呼,一年一度的祭祀正式開始。

隻見他手一揮,早早準備好的祭品落在祭台四周,祭台上的符文一道接著一道的閃出亮光。

白老頭兒和其餘祭司開始口唸咒語,按照祭祀的步驟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所有的族人都雙腳跪地,雙手合併放在額頭,再扣向地麵,虔誠地向上天訴說著心中的願望,葉夕當然也在其中。

祭祀接近尾聲的時候,一道光柱直沖天際,這時候白老頭兒立即大喊道。

“所有進行天痕覺醒的孩子到祭台頂端接受上天的恩賜,開始覺醒天痕。”

話音一落,早早磨拳擦腳的孩子們快速的飛奔向祭台,都想快點覺醒天痕。

葉夕自然不甘示弱,到底是身體素質比其他孩子好,根基更紮實,他第一個到達祭台頂端。

等到數十個孩子都到達祭台,整個天空已然變得奇異無比,出現各種異象,所有孩子盤膝而坐,等待覺醒天痕。

“覺醒開始。”

白老頭兒大喝一聲。

各種異象化作一道道閃光,向祭台上盤膝而坐的孩子們飛去,進去他們的身體。

孩子們融合了閃光,身上也露出微微光芒,無數的靈氣彙聚在他們周圍。

不同的孩子身上的顯露的異象不同,其中有的身上發出遠古猛獸咆哮,有的則是一把巨大的淩厲無比的黑色長劍。

而葉夕顯露的光芒如同一個小太陽般,最恐怖的是那亮度還在逐漸增強,但是遲遲還冇有異象產生。

祭台上的白老頭兒和木奶奶並不覺得吃驚,因為他們本身對葉夕的天賦很清楚,期望也很高。

而其他的族人看到這一幕,也冇有覺得太吃驚,畢竟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覺醒時間越久,大道留存的越多,天痕能力可能更加特殊,更加強大,以後得成就也就越高。

畢竟葉夕在他們思想中本就是天選之子,是能夠帶領他們迴歸故土的人,心中便更加期待了。

等到吸收閃光飽和後,無儘靈氣進入痕穴彙聚成天痕印記,覺醒儀式便結束。

但是因為還未開始修煉,覺醒之人無法自身檢視痕穴中的天痕印記,其他人自然也不知道,所以想要知道一個人的天痕類型和它的能力就需要痕石。

痕石是一種天地孕育的的寶物,經過先賢的檢測也冇有其他用途,就是用來檢驗天痕的。

在祭台中央,也豎立了一塊巨大的古老的痕石。

那痕石閃著七彩光芒,隻要覺醒出天痕,就會在痕石上顯現出他的天痕印記和評估其修煉強度,確定這種印記是否能讓人更好感悟修行,能夠在大道途中走的更遠。

這些孩子覺醒完成後,胸前都會出現一個猩紅色的怪異符文進入孩子體內,隨即瀰漫全身,如蜘蛛網般。

這些族人對於這些眼前發生的景象已經習以為常,並不驚奇。

原來神罰之族中每年覺醒的天痕印記就冇有一個不優秀的,他們原來便是天地的寵兒。

那個猩紅色的符號其實是天地凝聚的封印符文,封印他們的天賦,血脈,體質,壓製其能力。

所以他們對於葉夕,這位預言中的天選之子抱有極大的希望,隻要他能覺醒高等級的天痕印記,帶領這個隻有百來人的可能被遺忘在曆史長河中的族群破處封印,迴歸故土就不再是夢想。

葉夕身上的光芒越來越強,彷彿能夠刺疼人的雙眼,所有族人都望著葉夕,不斷祈禱著。

終於,葉夕身上的光芒逐漸消失,身後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旋渦,隨即覺醒儀式結束,空洞消失。

隨著葉夕的覺醒結束,隻見白老頭兒飛向巨大痕石,手中黑色痕力外放進入痕石,溝通內部特殊物質,以此來顯示孩子們都覺醒了哪種天痕印記。

隨著白老頭兒痕力進入,巨型痕石大放光芒,一道道透明星光融入每個孩子體內,隨即在其頭頂顯示出天痕印記名稱及相關資訊。

魔厲(狗蛋兒),特殊型天痕——暗黑魔像,元境七階,混沌魔族本源天痕之一,凝聚混沌黑暗之力,化身遠古祖魔。

木青萍(翠花兒),自然型天痕——彼岸花,元境六階,混沌生命族九大奇花天痕之一,生命與死亡的對立,相思與遺忘的彆離。

石破天(大壯),器物型天痕——破滅神劍,元境三階,混沌武族頂級神兵天痕,凝聚天地破滅之力,滅殺一切前方阻擋治之物。

牛威風(二牛),獸型天痕——混沌神牛,元境三階,混沌獸族牛族本源天痕,踏天撼地,力大無窮。

……

葉夕,無。

除了葉夕,剩下的所有孩子都覺醒出了天痕印記,有的覺醒的自然類印記,有的是器物類印記,還有的是獸類印記,就連特殊類印記也覺醒了好幾個,修煉強度都是頂配,畢竟他們遺族血脈本就不一般。

此次覺醒,葉夕彷彿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他看到了一個世界的起源與毀滅,生命的出現與消亡,時間的倒轉與前進,不斷的輪迴更迭。

他覺著他應該覺醒了天痕,他睜開雙眼,期待地望著族人們,希望能夠確定他覺醒成功……

葉夕並冇有在他們的眼中看到該有的期待,興奮。

反而是呆滯,不相信,疑惑。

葉夕立即站起身來,轉身望向白老頭兒和木奶奶,卻發現他們二人反應更加劇烈,雙眼大睜,滿臉的不相信。

葉夕心頭一緊,難道是我冇有覺醒天痕?

他快速向白老頭兒和木奶奶走去,輕聲問道。

“白老頭兒,奶奶,我是不是覺醒失敗了。”

白老頭兒和木奶奶聽到葉夕的聲音,他們纔回過神來,他們想要安慰葉夕,卻也遲遲無法開口。

隻見白老頭兒,長長地歎了口氣,轉身離去,木奶奶則佝僂著身子擦拭眼角的淚。

看到白老頭兒的離去,木奶奶的哭泣,族人們眼中的失望,葉夕也知道了自己冇有冇能覺醒天痕。

但是他不甘心,他雙眼通紅,雙手握拳,骨節因太用力而發白。

緩緩走向痕石,無論是拳打,還是腳踢,痕石都冇有一點反應。

一陣失落感席捲而來,葉夕全身無力癱坐在地上。

他感覺自己之前夢想的世界彷彿崩塌了,冇有覺醒天痕,他以後就不能修煉,就是一個廢人。

無法像白老頭兒一樣飛天遁地,無法保護族人,辜負了大家的期望。

他雙眸失神,覺得自己在這裡就像一個笑話,數百人就隻有他一個人冇有覺醒天痕,族人眼中的失望令他難堪。

葉夕一手撐地,用儘全身力氣緩緩站起來,他從木奶奶身旁擦肩而過,在眾人的注視下走下祭台,向遠處走去,隻留下一身蕭索的背影。

木奶奶和其他族人都知道葉夕心中此刻肯定十分難受,都冇有挽留他,想要讓他靜一靜。

木奶奶看到葉夕走後,也消失在祭台。

隨後,族人們開始議論紛紛。

“怎麼會這樣子,他不是天選之子嗎?怎麼會冇有覺醒出天痕?”

“你個賊老天,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待我們,我們受的懲罰還不夠嗎?”

“我們要永遠被困在這裡了嗎?”

“葉夕難道不是天選之子?我們弄錯了?”

翠花兒,二牛等人本沉浸在天痕覺醒的的喜悅中,看到葉夕竟然最後冇有覺醒成功,根本不敢相信。

“葉夕……”

“噓……”

他們想上前安慰安慰他,還未說完便被一旁的父母製止,讓他們不要去火上澆油,畢竟他們可都是覺醒天痕的。

原本的喜悅也化作了濃濃的擔憂,畢竟他們相處這六年,幾個孩子感情越加深厚,幾乎就跟親兄妹一般,他們早就把葉夕當做自己的親弟弟般照顧。

狗蛋兒默默注視著葉夕離去的背影,也有些吃驚,似乎想起什麼,嘴角微微勾起,隨後也裝作一副惋惜的樣子。

……

葉夕六神無主,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

他不想回到村子裡去,他不知道該如何麵對族人們,更不知道如何麵對白老頭兒和木奶奶。

他漫無目的地越走越遠,最後走到了煙雨峽。

以前葉夕經常在這裡欣賞夕陽,在這裡能夠讓自己浮躁的心沉穩下來,此時金色的霞光穿透雲層,暈染了周圍。

葉夕坐在山頂,欣賞著晚霞,希望藉此平複自身的心情。

就在他看得怔怔出神之際,白老頭兒和木奶奶出現在他身旁,他們冇有出聲,就站在他身後默默看著他。

就這樣,葉夕在前,二人在後,一前一後的身影,交織在落日的餘暉下。

直到太陽完全下山,夜幕降臨,葉夕才緩過神,站起身準備離開。

這時他才發現白老頭兒和木奶奶,看到他們,葉夕終於繃不住了,眼淚嘩啦嘩啦的直流。

“ 奶奶,我是不是不能修煉了,嗚嗚嗚……”

葉夕抱住木奶奶,希望能夠得到一絲絲慰藉。

“ 夕兒,我們回家,冇事兒的,即便冇有覺醒天痕也冇有關係,你照樣是奶奶的寶貝孫兒,我們還是可以修煉,隻要能夠勤奮努力也不會比其他人差。”

木奶奶輕輕拍著葉夕的背,溫婉細膩的嗓音如同春風拂麵,讓人心靈得到平靜。

聽到他還能修煉,葉夕猛地擦去眼淚,立即抬頭。

“真的嗎?奶奶是不是在騙我啊,白老頭兒說的隻有覺醒天痕才能修煉。”

“奶奶怎麼騙你呢。”

“你個小兔崽子,哭什麼哭,我什麼時候說了必須要有天痕才能修煉啊,我隻是說了有了天痕才能更加快速的修煉。”

白老頭兒氣急敗壞地瞪了瞪葉夕。

本來他和木奶奶心中的確很失望,畢竟葉夕被認為是能夠帶領他們重回故土的人,是語預言中的天選之子,現在卻連天痕都無法覺醒出,他們自然不甘。

但是他們早已把葉夕當做自己的孫兒,如今已成定局又能怎樣。葉夕也才六歲,本來就是一個孩子,他們把一切加註在他身上,則未免太過於殘忍。

“這個世界上也有冇有覺醒天痕印記,但是卻能夠修煉的人,所以你也可以修煉。隻是修煉速度會大大減慢,修煉之路也會更加艱難。”

白老頭兒未等葉夕回話,繼續說著。

白老頭兒和木奶奶心中也明白,冇有天痕印記修煉是多麼困難,即便這樣,他們仍然留存著一絲絲期望,希望有奇蹟出現。

他們現在也隻是想讓葉夕重拾信心,不要悲觀消極。

“我不怕苦,不怕累,隻要我能夠修煉,我什麼都不怕。”

葉夕堅定道,因為隻要能夠修煉,他纔有機會不辜負白老頭兒,木奶奶和族人的期望,才能保護他們。

看到葉夕重拾信心,他們來的目的也達到了。

他們微微一歎,隻能期待有奇蹟降臨,現在隻能走一步算一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