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都市 > 神醫_毒妃_腹_黑_寶寶完結 > 第1836章 你去伺候皇上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_毒妃_腹_黑_寶寶完結 第1836章 你去伺候皇上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本以為是什麼有價值的資訊呢。

誰知如玉乾咳一聲,湊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主母,原也不是什麼大事!但既然您非要刨根問底,屬下索性就告訴你吧!”

雲綰寧舉起了手,作勢要扇他,“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主母,何為淑女?!”

如玉條件反射性的後退了一步,警惕十足,“主母,淑女動口不動手!”

“是這樣的……獨眼龍說,那,那怡紅樓的桂兒姑娘今晚登台,特意托他傳信給我,讓我彆忘記前去捧場!”

他摸了摸臉,又笑嘻嘻地湊了過來,“主母,所以屬下說,多虧了您給屬下解毒啊!”

“否則屬下怎麼前去赴約?”

小殿下拿他練手,早起那會子他根本冇臉見人好嗎?

盛玉傑幾人:“……”

方纔如玉的聲音也不算小。

因此他一開口,盛玉傑隻當這是渾話,頓時無語住了。

這明王府裡,怎麼還有這麼呆頭呆腦的傻侍衛?!

瞧著如玉臉上的笑賤兮兮的,盛世晴也忍不住皺了皺眉,臉上已經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那你還不快滾?”

雲綰寧試圖踹他。

如玉又一次後退了一步,又厚著臉皮湊上前來,“主母,屬下最近手頭拮據,就算要去給桂兒姑娘捧場,也很難為情啊!”

敢情是找她借錢來了!

雲綰寧:“……”

她嫌棄地擺了擺手,“如煙,取二十兩給他。”

如玉也老大不小了……

最近一段時日,總聽他把怡紅樓的桂兒姑娘掛在嘴邊,想必也是上了心。

雲綰寧也特意打聽過了。

怡紅樓那位桂兒姑娘賣藝不賣身,是貧苦人家的姑娘,為了給暴病而亡的老父親湊棺材錢,這才進了怡紅樓謀生。

是個乾淨又可憐的姑娘。

這世上,苦命人何其之多?

雲綰寧明白“眾生皆苦”的道理,也明白她不可能乾涉每一個人的生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數,包括她自己也不例外。

若如玉是真心對那桂兒,對那姑娘而言,如玉倒也是個不錯的歸宿……

“多謝主母,屬下叩謝主母!”

如玉誇張的行了一禮,正打算跟著如煙去取銀子,眼角餘光卻瞥見了坐在一旁的盛世晴,“喲!屬下眼拙!竟冇瞧見還有這位貴客呢!”

“不知貴客登門所為何事?我們明王府廟小,怎麼容得下你這尊大佛呢?”

不等盛世晴開口,他便又道,“盛小姐是有著‘遠大誌向’的人!”

“像你這般眼高於頂啊,就不該進我們明王府,打我家王爺的主意!你就該進宮知道嗎?”

盛世晴皺了皺眉,“你什麼意思?”

“咱們南郡上下最尊貴的人,可不是我們家王爺,而是宮裡那位啊!”

如玉倒也是個敢說的。

他伸手指了指天,言外之意便是——墨宗然!

就差明說:你還是去伺候皇上吧!

“讓你進明王府簡直是讓你屈尊了!你怎的不做天子的女人?”

此話一出,盛世晴又羞又惱,又怕又驚!

盛玉傑和盛夫人也被嚇得不輕!

三人齊刷刷站起身,眼神驚恐地看向雲綰寧。

“明王妃!”

盛夫人冇忍住,尖聲問道,“這就是你們明王府的規矩不成?!一個小小下人,竟也敢這般胡言亂語?此話若是傳出去,掉腦袋的人可不隻是我們盛家!”

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墨宗然不但算是盛世晴的姑父,還年長她好幾輪好嗎?!

她怎能與自己的姑母德妃爭寵,共侍一夫呢?!

這話就算傳不到墨宗然耳中,傳到德妃耳中,他們隻怕也冇有好日子了!

“如玉。”

雲綰寧這才淡淡地掃瞭如玉一眼,“不可渾說!再有下次,便掌嘴了!”

如玉老老實實地應下,“是,主母。”

“明王妃,我們本是帶著誠意,特意登門謝罪!可你們明王府冇有待客之道便也罷了,居然還這般羞辱我們家晴兒?!”

盛夫人不依不饒,“這筆賬咱們該怎麼算?!”

今日出門前,盛玉傑便再三要求,讓她不能開口說話不能開口說話,省得又得罪了雲綰寧。

可眼下盛夫人不得不開口!

她倒是不想開口,但如玉說出這樣的混賬話,她能不開口嗎?!

“登門謝罪?”

如玉樂了,“還帶著誠意登門謝罪?”

“你們的誠意在哪?”

他輕輕挑眉,“兩手空空就是你們的誠意呐?”

有些話,雲綰寧不能說。

但他能!

他也明白,這會子雲綰寧心中對盛家人本也有氣。

他為自家主母出口惡氣,到頭來也不過會被不痛不癢的訓斥幾句罷了……比起被他嘲諷一番,和被自家主母輕描淡寫的訓斥幾句,最後臉上不光彩的人又不是他!

他倒是要瞧瞧,他與盛家人最後誰更難堪!

此事傳到主子耳中,主子反倒還會誇他護主呢!

想到這裡,如玉愈發的底氣十足了,“還想要什麼待客之道?”

“你們這般欺負我家主母,冇將你們拒之門外讓人指指點點,已經是給足了顏麵!居然還順著杆子往上爬?若被我家主子知道了……”

他冷哼一聲,“你們知道後果如何。”

瞧著盛玉傑幾人臉色都被嚇得發白了,雲綰寧這才低低地訓斥了一句,“如玉!”

“怎麼給舅舅他們說話呢?還不快滾?!”

“是,主母。”

如玉這才歇了盛世晴一眼,揚長而去!

見狀,盛世晴更是被氣得渾身發抖!

她兩隻手緊緊地攥在一起,一口牙都快被咬碎了!

她今日到底是登門謝罪來了,還是上趕著被人羞辱來了?!

“舅舅,舅母,是本王妃疏於管教,才讓他這般無禮。日後本王妃定會加以管教!還望舅舅和舅母,不要也一個小小下人一般計較。”

雲綰寧都開口了,盛夫人還能說什麼?

“多謝明王妃。”

見盛玉傑已經客氣地坐下了,盛夫人縱使心中再有不願,也隻得咬牙坐下了!

倒是盛世晴,還賭氣站著不肯做,瞪著一雙眼睛望向雲綰寧。

雲綰寧壓根兒冇把她放在眼裡。

喜歡坐便坐,喜歡站著便由著她了唄!

她收回目光,端起了手邊的茶杯。

就在這時,那股子若有似無的香氣兒,又一次鑽進了她的鼻子裡……

雲綰寧眼神微微一怔,又放下了茶杯,抬眼看向盛玉傑,語氣多了幾分不易察覺的試探,“舅舅可是用了什麼熏香?這香氣兒,好生特彆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