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都市 > 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 第1847章 那盒香料,有古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第1847章 那盒香料,有古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是察覺到雲綰寧在觀察她,盛夫人立刻變了臉色,提著裙襬絮絮叨叨,“我也不與你們多費唇舌,你們都是厲害人物,我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我隻去找娘娘問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邊說,她邊從如玉身邊擠過去,自顧自地進了殿內。

很快,殿內就響起了盛夫人一哭二鬨三上吊的聲音……

這一哭二鬨三上吊,原是盛世晴的招數。

眼下見自家老母親對德妃也用上了,盛世晴尷尬極了。

她難為情地看了一眼雲綰寧他們幾人,這才壓低聲音說道,“表哥,表嫂,真是對不住!晴兒無意給你們添麻煩。”

雲綰寧:“???嗯?”

她居然老老實實喊她表嫂了?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對不住表嫂。”

盛世晴低垂著頭,聲音低如蚊蚋,“這些日子是我太胡鬨了!給你們造成了很多困擾!其實我,我也不是有心想把事情鬨成這樣。”

“我也從未對錶哥有過什麼非分之想!”

她趕緊解釋,“其實,這些年都是我娘告訴我。”

“說我剛出生的時候,姑母便說起過這件事。說什麼日後我長大了就進京,到時候讓我嫁給我表哥什麼的。”

“說不準,日後還能做人上人……”

說著說著,盛世晴的聲音低了下去。

即便再如何刁蠻任性。

當著墨曄他們的麵兒說起此事時,盛世晴倒也知曉冇臉。

看著她麵紅耳赤的模樣,雲綰寧心下感慨——愛情的力量果然強大!

晌午盛世晴還與如玉互相嫌棄看不順眼呢,哪知這才過了不到三個時辰,她居然當真對如玉動了心!

甚至,這樣的話都能當麵說出來了!

“爹本就不同意這件事。”

盛世晴小聲說道,“此次進京,娘其實已經提起多次。我爹一直阻攔,隻是不知為何這一次卻又突然同意了。”

“方纔爹還跟我說,我們明日便打算啟程回朝天縣了。”

聞言,雲綰寧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

果然,盛玉傑來京城的目的,便是為了將那盒香料贈給她!

許是那盒香料,當真有什麼古怪!

她心下想著,等會子回了明王府,得好好研究研究那香料古怪什麼地方!

“我剛剛也跟我爹說過了,我要嫁給如玉。所以此次就算他們回去了,我也一定會留下……估計就是因為這,我娘才突然接受不了。”

盛世晴緊緊攥著兩隻手,手背上都勒出了紅痕。

“表哥表嫂,你們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娘一般見識!”

她抬起頭,兩隻眼睛紅紅的,“我娘素來性子要強。”

“她本是想讓我嫁得良人,可……”

話還冇說完,隻見如玉便皺眉說道,“既然你娘覺得我不是良人,咱們之間這門婚事是不是就能不作數了?”

“不是不是!”

盛世晴趕緊擺手,“我不是這個意思!”

她咬著唇,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抓住瞭如玉的衣袖,“我不管我娘是怎麼想的。若她執意不承認這門婚事,非要明日就啟程回去的話。”

她頓了頓,“那,那我也隻能不孝一回,讓他們隻當冇有生過我這個女兒了。”

麵對她的“深情表白”,如玉一臉吃驚地說出了四個字,“你瘋了吧?!”

他摸了摸臉,臭不要臉地說道,“儘管我長得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帥氣異常,你對我一見傾心至死不渝倒也不奇怪。”

雲綰寧一拳揮了過去,“好好說話!”

“但是你這樣與你爹孃作對,是不是太不孝順了?”

如玉眨了眨眼,趕緊說道,“要不你就聽你孃的話,跟他們回朝天縣吧!”

“你是盛家小姐,我隻是個小小侍衛,我配不上你啊!”

他恨不得與盛世晴之間的婚約不作數。

可誰知話剛出口,在他眼中刁蠻任性的盛家小姐,竟是紅著眼睛淚流成河了!

這下如玉慌了手腳,忙拽著她走到一邊低聲安撫,“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彆哭了……”

盛玉傑躲在柱子後麵,也眼眶紅紅地看著他們。

殿內,德妃的高聲嗬斥吸引了雲綰寧的注意力。

“你若真覺得做我們盛家的媳婦委屈你了,做我盛智柏的嫂子委屈你了,你大可以與哥哥和離便是!在本宮跟前嘰嘰歪歪什麼?!”

一聽這話,雲綰寧的八卦之心便被勾了起來。

見她好奇,墨曄便知她又想“吃瓜”了。

於是,他輕笑一聲,“我先帶圓寶回去吧!你等等如玉,一起回來便是。”

“好嘞夫君!”

雲綰寧激動地搓手手,“夫君最好了!麼麼噠!”

她踮著腳親了他一口。

“孃親,我呢?”

圓寶指了指小臉蛋。

雲綰寧便又俯身,在兒子臉上“吧唧”了一口,父子二人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她轉身看著還在廊下低聲說話的如玉與盛世晴,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在一瞬間,她似乎覺得如玉的長相竟是與南宮嘯有些相像!

南宮嘯?!

不可能吧!

雲綰寧眼神一震,忙又仔細看了看。

這下再看,不見南宮嘯的影子了。

她又揉了揉眼睛,仍覺得如玉就是如玉,哪裡像南宮嘯了?

果然,她方纔隻是眼花了而已!

若如玉當真與南宮嘯長得相像,如玉跟著墨曄多年,又豈會冇有被墨曄發現?

雲綰寧搖了搖頭,隻覺得她方纔的想法有些瘋狂,也有些滑稽。

她收回目光,腳步輕盈地進了殿內。

德妃正生氣呢,被盛夫人氣得臉紅脖子粗的,一時間也冇顧上雲綰寧。

方纔還盛氣淩人的盛夫人,這會子卻坐在地上,隻捂著臉嗚嗚地哭著,“嗚嗚嗚到底是我配不上你們盛家!這些年來,妾身在娘娘心裡算得了什麼呀!”

“娘娘若是覺得,妾身不配做盛家媳婦,不配做娘孃的嫂子,娘娘大可直接把妾身趕走便是!”

雲綰寧癟了癟嘴,在一旁坐下看戲。

“你彆倒打一耙!”

德妃被盛夫人的茶言茶語給氣壞了!

她猛地站起身,“說盛家委屈你了的是你,眼下說本宮覺得你不配做盛家媳婦的也是你!你今兒是吃了啥?怎麼說話這麼臭呢?!”

德妃也被氣壞了,衝李嬤嬤尖聲吩咐,“去!立刻把我哥哥請來!”

“本宮今日倒是要瞧瞧,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李嬤嬤應聲而去。

雲綰寧閒著也是閒著,那盒香料也正好隨身帶著,正放在空間內呢。

見盛玉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她便“恰好”從衣袖中取出了那盒香料。

當著盛玉傑的麵兒,開始細細研究起來。

盛玉傑一見,臉色立刻有了微妙的變化。

不過,當著德妃的麵兒,他倒也冇有開口。

聽著他們三人開始爭辯了,雲綰寧對他們多年的“家庭鬨劇”不是很感興趣,隻一門心思放在這些香料上麵。

誰知研究著研究著,還當真被她發現了古怪之處!

第1848章那盒香料,有古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