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2256章 死而通天,活而立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第2256章 死而通天,活而立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蒼穹浩瀚是暗紅色的天,血色海水一浪緊接著一浪地撲打在他的身上。

青年渾身傷口浸在血海,疼痛到發麻,笑了許久,才舒出了一口氣。

他從空間寶物取出了一枚紫煙繚繞的丹藥,將其塞進了口中,丹藥入口即化,溫和的力量傳達四肢百骸,青年便有了起身的力氣。

他緩緩抬起眼簾,眸底倒映出海麵,右手一揮,一把閃爍著月牙之光的飲星劍自眉間掠出,穿過他的足底載著他從無窮無極的血海上方掠走。

“原來流光海域下還封印著本源一族的雪梟老祖,若有老祖的本源之氣,再加上封印於流光海域下的凶獸之血,就能鍛造出無上的神金丹。”

南音若得到神金丹的話,瞳色就不再是淺金色,能夠更加的純正,往後餘生也不必因此而眉染憂愁了。

楚淩想到這裡,唇邊的笑容更甚,滿身的血紅襯得冠玉溫潤般的他似多了些許鮮豔刺目的妖氣。

不過,他這次來海神界的目的,除了到流光海域深處找到煉製神金丹的原材料外,還有一個意圖。

自從母親雪輓歌離開大楚之後,好好的家就這般散了,他們這些孩子都失去了母親,實在是不甘心,更不理解母親的做法。

楚淩輾轉反側多時,也像是著了魔般,動輒就是發呆一下午,不停地回想著那天的驚雷異象和母親臨走前所說的話。

或許,真如母親所說,他不僅隻有楚南音一個妹妹,母親時常唸叨的楚明月是真的呢?

當年為母親保胎的醫師,盜走了他的妹妹也說不準。

因而,楚淩還想在海神界找一找,是否有這麼個人,若還是冇有,就去下界再找。

雖然過去了九萬年,按照普通武者的壽命,都不知壽終正寢了多少回,但他相信,如若真有明月妹妹的話,他的妹妹,定會是人中龍鳳,活九萬年不成問題。

“南音有仙神之姿,明月就算冇仙神之姿,應當也不會太差,就算很差也沒關係,爹也會喜歡的。”父親隻是不相信還有第二個女兒罷了,若是知道,定會是喜上眉梢,給予明月萬千的寵愛。

楚淩自顧自地說著,飲星劍一飛沖天,穿破雲霄瞬息而過。

以他的實力,放在上界確實不算什麼佼佼者,但在這海神界(中界)就是武道的翹楚。

日出東方,紅霞漫天,青年馭劍撕開日輝,帶起狂風陣陣。

飲星劍從星雲宗上方的高空掠過。

楚淩隨心地往下看了眼,就見天驕山的紅衣少年執酒敬無名碑。

這等俊美的容貌,放在上界都是數一數二的,楚淩眼底劃過一道驚豔之色,抬手輕摸了摸下巴,“長得不錯,可惜不如我。”

長劍穿雲而去,距離天驕山越來越遠,去往的方向正是流光海域的所在地。

楚月喝了口酒,仰頭看向了無垠的天,眼底倒映出熾烈的驕陽,日輝和煦灑在每一座山峰。

“葉大哥,召集大會的時辰快到了,我們過去吧。”卿若水道。

楚月點頭,“我去一趟春門山。”

“去春門山做什麼?”寧夙問道:“月兄,你想你爹了?”

“……找雲芸。”

“那你這不是想爹,是想妹妹了,之前那梵星語,也算是我異父異母的結拜妹妹……”

說到這個,寧夙就有點兒鬱悶,流火陣出事之前梵星語給他鞍前馬後不說,還一口一個哥哥叫得他心花怒放,一旦出事,變臉跟變戲法似得,昨日兄妹今朝就是仇人。

轉而想到阿蓮拒絕嫁給卿若水,心情更是跌落進了穀底。

“月兄,不要相信女人,女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隻會騙去我們男人的感情。”

眼見著楚月的臉色越來越黑,寧夙還以為是英雄所見略同,自家大哥也與他一樣“恨女”了。

楚月眉心狂跳,指腹輕揉了揉太陽穴,邁腿走開幾步,正欲展開本源羽翼去往春門山。

恰逢此時一名婢女氣喘籲籲的走至天驕山巔,擦了擦額角的汗,望見楚月款款行禮,淡淡一笑。

楚月眉梢不禁微挑,一眼就認出了這婢女是雲芸身邊的人。

“雲芸怎麼樣了?”楚月問道。

“葉公子,雲芸小姐今早就出禁閉室了,她讓我來天驕山,歸還公子的空間袋。”

“勞煩了。”

婢女詫異地看向楚月,怔了許久,笑時眼睛多了一圈紅。

作為婢女,哪怕是雲芸小姐身邊的人,鮮少有人這般平等有禮的對待她們。

楚月接過空間袋,神識一探,裡麵送給雲芸的東西都被雲芸收下了,卻多了一個血色的藥瓶。

少年眸色輕沉,光芒微綻。

……

星雲宗的召集大會開在吞天廣場,象牙白的大理石地板鋪道,仙鶴靈鳥齊飛帶來祥瑞之氣。

仙鶴長鳴的刹那,日曬金光乍然而現。

吞天廣場在宗門的中心處,可謂是四通八達。

廣場的後邊,佇立著一座聳入雲霄的樓閣。

樓閣恢弘又古老,一隻巨大的狼毫筆潑墨於空,在閣樓前寫下“通天”二字。

星雲通天樓,宗門老祖宗。

死而通天,活而立宗!

寧夙說道:“月大哥,通天樓裡,都是星雲宗的老祖宗,就連星雲宗的宗主和大長老進通天樓,都要經過通天樓太上長老的同意才行。回回的召集大會都很無趣,不知這次的召集大會,宗主又要說些什麼。”

“無聊?”楚月來了興趣。

就連卿若水這般人,都十分讚同寧夙的話,“那是相當的無聊。”

宗主中年之態,負手而行,一身明紅麒麟袍,走起路來有威震八方之勢。

他行至龍鳳高台,俯瞰吞天廣場,隨即點點頭,高聲道:“諸位弟子,今日彙聚於吞天廣場,本宗甚是高興,本宗昨日才匆匆趕來宗門,這些日子都在宗門協會為我們星雲宗謀取最大的利益,為我們星雲宗的弟子規劃出更好的武道之路。弟子們啊,大道就在眼前,就連五長老養的公雞都下出了蛋,你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

眾弟子:“……”

楚月:“?”

“咳。”

卿若水輕咳了聲,瞧著少年震驚的模樣,浮現了淡淡的笑顏。

跟著葉大哥一段時日,也就今日才知葉大哥也不是天塌了都淡然處之的。

至少現在,少年無語到執扇扶額。

寧夙在旁側嘿嘿地笑著,壓低聲音說道:“大哥,怎麼樣,無不無聊?小場麵,莫慌。”

楚月深吸了一口氣,就見宗主喝道:“葉楚月,寧夙,你們兩個,上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