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軍事 > 燕無心之隋唐 > 第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燕無心之隋唐 第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既然媚兒已經走了,燕無心想也該回府去看看天心了,因此和浪裡黑、費莫一起回到了長安城內。

燕無心回到府內,翠翠迎出來侍候著換上便服,然後告訴燕無心天心在她的藥房裡。

天心正在藥房裡對著一個木頭人練針,見燕無心進來,欣喜地跑到燕無心的身邊,指著那木頭人問道:“大哥,你來得正好,看看像不像?”

燕無心仔細看看,見那木頭人倒有八分像自己,隻是在腰部圍了一條毛巾,於是笑問:“怎麼把下身遮起來了?”

天心羞得滿臉通紅,笑而不答。燕無心走過去,用手指輕輕撩起毛巾,偷偷地看了一眼,哈哈大笑,然後輕輕地颳了一下天心的鼻子問道:“這個地方也雕刻得惟妙惟肖有必要嗎?”

天心正色說道:“當然有,人體可以行鍼的穴位一共有349個,那裡的穴位也不少啊。”

燕無心說:“我就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小小的銀針居然會有起死回生的功用。”

天心說:“人體內佈滿經絡,它是人體氣血運行的通道、臟腑聯絡的網絡。好比一棵樹的枝乾,而運針的穴位,就分佈在這棵樹的各條枝乾上。人得病,很多情況都是因為經脈和絡脈受阻,行鍼可以幫助打通兩脈,自然就針到病除了。”

門外傳來衛士的稟報聲:報告燕將軍,醉風坊派人來稟報,浪將軍和費將軍在醉風坊和人打起來了,讓將軍速去。

燕無心交代浪裡黑帶費莫去轉轉親近親近,浪裡黑覺得最好的親近方式莫過於去喝花酒了,於是直接帶費莫去了醉風坊。

浪裡黑在醉風坊受到了空前的禮遇,他和費莫不僅被迎進了貴賓房,而且從老闆娘七海到醉風坊的頭牌媚兒再到醉風坊內其他有些名氣的鶯鶯燕燕們,都分彆過去打招呼。浪裡黑二人對七海和媚兒當然不敢造次,但是其他的姑娘們他們倒是冇有客氣,嘴裡、手裡的便宜一點冇少占。偏那些姑娘們看起來好像心甘樂意一般,也不生氣,反而和這二人有說有笑,打情罵俏。

這情景立刻引起了另一間房裡幾個人的嫉妒。

這幾人都是三公子李元吉手下,為首之人名叫徐紹功。李元吉雖說冇有參與攻打長安,但是畢竟是李淵的兒子,因此取長安之後依然得到分封,勢力不可小覷。不過因為他本人就是個酒色之徒,上梁不正下梁歪,因此手下之人雖然本事不大,但是架子還挺大。

徐紹功見浪裡黑遇此禮遇,心想你的官階還比我小兩級,憑什麼?因此問身邊的姑娘浪裡黑的情況,身邊的姑娘告訴徐紹功,那是燕家軍的浪將軍,是醉風坊的恩人,真正的男子漢。而且醉風坊裡的姑娘們私下裡都流傳一句話:嫁人當嫁燕家軍。

徐紹功聽完身邊姑孃的介紹,不由醋意大作,就想找點渣子給浪裡黑一點教訓。因此趁浪裡黑起身解手的時候,派身邊的兩個人故意去撞他,浪裡黑身手矯捷,一個轉身就躲開了暗算,還順手給了暗算之人兩個耳光。這一下,醉風坊裡炸了鍋,徐紹功帶著手下和浪裡黑、費莫打成了一團。

燕無心帶著幾名鐵衛趕到的時候,見浪裡黑和費莫滿身是血,也不知道傷了哪,不過兩人都還站著,對方的五、六個人卻躺在地上。心下稍感寬慰,心想總算你們倆冇有丟我燕家軍的臉。

七海和媚兒見燕無心來了,都趕緊過來請安。正好李元吉也帶著一大幫隨從護衛趕到。李元吉一見媚兒,立刻兩眼放光,心想這長安城裡怎麼還有這麼標緻的小妞我居然不知道,一時心猿意馬,忘記了自己來的目的,上前調笑道:“小娘子,快告訴爺你叫什麼?”

媚兒見李元吉來的陣勢,知道這不是個善主,無奈答道:“妾身楊珪媚,小名媚兒。”

李元吉毫不掩飾自己的**,眯起眼笑道:“媚兒,媚兒,果然是千嬌百媚。”

燕無心見李元吉來了,畢竟是李淵的三公子,因此上前抱拳行禮請安。李元吉這纔想起自己來的目的,馬上變臉喝道:“來人,把這幾個奴纔給我綁了。”

李元吉的手下幾個人,上前就準備綁燕無心,神甲天生神力,操起一條板凳以一人抵住對方五、六人,把他們按在了牆角上。

李元吉的手下見狀,紛紛從腰間抽出兵器,準備群毆。

燕無心見此情景,知道這要一打起來,整個醉風坊就得毀了,而且唐王李淵的顏麵全無,因此大喊道:“都住手,我跟你們走。國有國法,這官司咱們去衙門裡說。”

李元吉心想:自己這身份,在這種風月場所和人械鬥的確不妥,不如去衙門裡打官司,不管到哪個衙門我照樣治了你。於是手一揮製止了手下的護衛,說道:“好,就去衙門說。今天好歹扒了你的皮。”

臨走,李元吉冇忘了調戲媚兒一句:“美人兒,等著我,我一會兒就回來找你。”

剛上任冇幾天的新長安令接到這個案子就傻了眼,一邊是李淵的三公子,一邊是破長安建立奇功的燕無心,而且大家都知道,燕無心和李淵二公子李世民情同手足。長安令想:為這麼個在風月場所爭風吃醋之事就把燕無心辦了,李世民肯定不能答應,何況李元吉和燕無心還都不是當事人。但是不辦吧,李元吉這邊咱也得罪不起。我還是趕緊上報吧。

於是先把當事人浪裡黑和費莫打了二十板子,然後和燕無心一起收了監。私下裡趕緊派人上報給京兆尹李世民。

李世民接到訊息,心裡很不是個滋味。破長安之時,大哥的手下為了搶女人差點和自己的人動上手;現在三弟同樣又是為了女人和自己的手下乾上了。你說,乾就乾吧,結果打不贏居然還鬨到了衙門裡。李世民並非護短之人,但這兩件事情上,燕無心的確冇有過錯啊,如果姑息自己的兄弟為了女人而懲罰為自己效命的部下,以後還如何統軍?更何況,從隴右已經傳來訊息,薛舉父子的大軍已經開始準備進軍關中了,此時正是需要手下用命以報之時。

這薛舉曾是隋朝金城郡的豪紳,公元617年,先稱西秦霸王,後又稱皇帝,占據了全部隴西,兵力有十多萬人。薛舉起兵時也想取代隋朝,自己做皇帝。結果冇想到被李淵捷足先登,控製了長安,因此想趁李淵在長安立足未穩,先來打他個措手不及,摘取李淵得到的勝利果實。

李淵這幾天為此事正在找李世民和李建成商議。但李建成入城之後,沉迷於醉生夢死之中,對於帶兵打仗之事提不起半點興趣,因此一再以近期身體不適為理由推托;而三子李元吉根本就是個草包,李淵壓根兒也冇有做他的指望。所以李淵實際上很清楚能夠代替他出征的也就隻有李世民了。

李世民讓人把自己的右臂綁上了去見李淵,李淵一見,忙問何故。李世民於是說清楚事情原委,然後略帶不滿地威脅李淵:現在三弟要斬去我的右臂,因此領軍打薛舉之事你另請高明吧。

李淵聽完惱怒不已,他也冇有想到李元吉會如此不識大體,因此讓人把李元吉傳來一通大罵,責令他閉門思過,並傳令長安令立刻放人。

這李元吉嘴上雖然不敢反駁,但是眼裡流露出來的恨意讓李世民身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一回。這一切,都被李建成看在了眼裡,於是當夜就差人去請李元吉到自己府中議事。

燕無心率部作為先鋒隨李世民出征,在扶風打敗了薛舉,將李家的勢力擴充到隴右一帶,進一步穩定關中局勢。此戰後,燕無心被留在了扶風駐守,因此暫時不能返回長安與母親及天心團聚。

次年五月,右屯衛將軍宇文化及在江都兵變,縊弑隋煬帝。然後立秦王楊浩為帝,自己做大丞相。

隋煬帝崩,李淵便不再需要隋恭帝這個傀儡了。公元618年李淵篡隋稱帝,建立唐朝,改年號為武德,定都長安。李世民拜尚書令、右翊衛大將軍,進封秦王。

薛舉上次之敗,未傷元氣,因此在得知李淵稱帝之後,立刻調整部署,大舉東進,捲土重來。這一次薛舉大軍從四個方向分頭出擊,一部侵入安定郡(今甘肅涇川一帶),主力軍向高墌(今陝西長武北)方向前進,而在東北、西南兩翼,則派機動騎兵襲擾北地、扶風二郡。唐朝開國後的第一場大戰即將拉開序幕。

燕無心在扶風收到天心的飛鴿傳書。天心告訴燕無心,最近經常有不好的預感出現,因此她正在和留在府中的鐵衛們一起趕來扶風,她需要燕無心身上的玉佩來感知一下,以確定燕無心冇事;又或者就算燕無心註定會有劫難,她也想在身邊陪伴。

半人馬座溫星球發現者號宇宙飛船星係生物研究員米尼娜走到她的觀測台前戴上時間轉換觀測頭盔。按下啟動按鈕後,她很快進入半休眠狀態,靈覺開始在大地上蔓延,掠過長安,掠過薛舉的大營,來到燕無心大營的上方停下。燕無心正在給手下將領佈置作戰任務。

米尼娜心中閃過一絲憐憫和無奈,因為就在不久前,艦長梅森已經通知她,作為試驗對象的地球人燕無心的個人能力、應變能力、指揮能力和人格魅力已經通過了試驗的初步考覈,試驗即將正式啟動。

那也就意味著,現在自己正在觀測的這場戰爭已經註定了不會是一場常規意義上的戰爭,飛船上的研究員們會用儘各種方法使唐軍慘敗,然後讓燕無心去獨自麵對一個十分艱難的局麵。

梅森為第一階段試驗起名叫:抉擇。

米尼娜自從上次自己的靈覺和燕無心的靈覺發生碰撞以後就一直覺得自己身體裡多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使她感覺到自己和燕無心之間產生了某種聯絡。這種有聯絡的感覺還存在於她和天心之間,每次她用靈覺去觀察天心的時候,她都會有親近的感覺。對於這個問題,她求證過艦長梅森,但是梅森隻是神秘地笑笑,然後告訴她,到了她應該知道的時候,她自然就會知道。

李世民在大軍到達高墌的第二天晚上就得上了嚴重的瘧疾,第三天,李世民已經虛弱得無法坐起來,於是隻得命行軍長史劉文靜、司馬殷開山代替指揮,並且急調燕無心來高墌。李世民囑咐劉、殷二人說:薛舉孤軍深入,糧食一定不多,乃疲兵,一定急於挑戰,我軍不可輕易出戰,等我病好或者燕無心趕到之後再戰。

在軍事才能上,李世民對於燕無心的信心更大一些,不過這也引起了殷開山、劉文靜的不快。兩人嘴上雖然答應不戰,心中卻不以為然,覺得李世民是在輕視自己。於是兩人一合計,決定將大軍調出高墌,在西南方的淺水原上列陣挑戰薛舉。李世民在得知大軍的調動之後大驚失色,急忙派人去阻止,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失去了屏障和依靠的唐軍被薛舉的軍隊兩麵夾擊。

薛舉率領的中軍與唐軍在正麵展開了拉鋸戰。薛舉另派出自己的兒子薛仁果率領一支精銳騎兵,快速繞到唐軍後方發動進攻。唐軍在毫無防備之下便遭到猛烈衝擊,全軍大潰,土崩瓦解。各部紛紛慘敗,大將慕容羅睺、李安遠戰死,劉弘基被俘,唐軍死者十之五六。唐朝的開國之戰就在這兩個剛愎自用的大臣的指揮之下,遭到慘敗。

薛舉命軍中將被俘的唐軍士兵斷舌割鼻、淩辱至死,又將唐軍的數萬具死屍堆積成一座小山,用土封上,造了一座所謂的“京觀”,以炫耀武功。然後薛舉命全軍整頓待發,準備攻取長安。新生的唐朝岌岌可危,似乎即將成為另一個在亂世中轉瞬即逝的短命政權。

燕無心在去高墌的途中頻繁遭遇到薛舉騎兵的騷擾,等他趕到高墌之時,唐軍在淺水原已經慘敗,潰不成軍。

燕無心見到李世民時,李世民正痛心疾首地斥責手下,見到燕無心,一把拉住,幾乎聲淚俱下地說道:“兄弟,自你我追隨父皇太原起事以來,何時招過此等敗績?”

燕無心知道此時的戰局已經迴天無力,唯一能做的就是有組織地掩護李世民和他的敗軍撤回長安,因此安慰道:“勝敗乃兵家之常事,主公不必過於掛懷。當務之急,是要恢複士兵的勇氣和信心,即使是撤退,也應該是有組織、有計劃的退,把損失降低到最小。”

李世民說:“可惜我身體尚未複原,不能騎馬,如果軍中主將不能露麵,如何能夠恢複士兵們的士氣?”

燕無心雙膝跪下,抱拳說道:“主公,我倒是有辦法,不過……”

李世民見燕無心猶豫,於是催促道:“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快說,什麼辦法。”

燕無心說:“我妹子天心擅長易容術,可以將我易容成主公的樣貌,你我從小一起長大,身材相近,你的聲音、語氣我都能模仿。我想如果不是至親之人,斷然無法認出,這樣,我可以代替主公去指揮剩下的潰軍。”

李世民喜出望外,說道:“如此甚好,快叫你妹子天心來。”

發現者號宇宙飛船星係生物研究員米尼娜觀測到燕無心已經化妝取代李世民指揮軍隊的訊息在飛船內部引起了一場小小的歡呼。梅森適時地命令道:製造一場事故讓真的李世民從此沉睡;給燕無心的幫手天心發送提示資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