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軍事 > 燕無心之隋唐 > 第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燕無心之隋唐 第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燕無心易容後走到李世民的麵前把李世民都嚇了一跳,不由得讚歎燕天心之心靈手巧,小聲對燕無心說:“不如把你這個妹子許配給我算了,我們親上加親。”

燕無心眉頭輕輕地皺了一下,心想你已經妻妾成群了,還打我妹子的主意。隻是眼下大敵壓境,未免引起李世民的不快節外生枝,燕無心未置可否,抱拳說道:“主公請賜令牌、寶劍。”

李世民自嘲地輕笑了一聲說:“現在的確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然後從臥榻旁拿過自己的令牌和寶劍遞給燕無心,鄭重地說道:“無心,此役我軍能否挽回最後一點顏麵就看你的了。”

燕無心接過令牌和寶劍,深施一禮說道:“主公放心,我定不負所望。”

自從長安攻城戰役之後,燕無心就一直在思索一個以前在自己的軍事生涯中從來冇有想到過的問題:一支精銳的戰鬥小分隊到底在一場大規模的戰爭中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為此,他特彆將在長安南門城頭建立奇功的精銳小隊擴編到八十人,分成四個小隊,然後分彆委派舒麻、神甲、精打和豬刀各帶領一個小隊,在潛入、伏擊、偵查、陷阱四個方麵進行了有針對性的專門訓練。

天心特彆為這支小分隊設計了一些精巧、好用的小玩意兒,使得這支隊伍的戰鬥力大增。燕無心又從自己的驍騎營中挑選了最好最快的良駒以一人三馬的標準配給這支隊伍,並且為這支隊伍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雷霆。

燕無心的想法是,除了冒充李世民穩定軍心,整編和收聚潰兵,組織對薛舉大軍的阻擊之外,唯一能夠真正改變這場戰爭進程的方法,就隻有斬首了,因此他想率領他的雷霆分隊去刺殺薛舉。擒賊擒王,隻有刺殺薛舉才能引起薛舉大軍的混亂,從而有效阻止他們的繼續進攻。

所以燕無心在未到李世民大營之前,已經派出了精打率領的偵查小分隊去偵查薛舉大軍的情況。精打的主要任務是搞清楚薛舉的作息時間、親兵數量、生活習慣和身穿的護具類型。

燕無心以李世民之名召開了一次軍事會議,與會的將軍皆未看出端倪,於是燕無心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其中兩條與燕無心的部隊有關:一、派燕無心潛入薛舉大營,伺機刺殺薛舉。“李世民”特彆解釋,出於保密的需要,燕無心已經先期出發,所以冇有參加這次的軍事會議;二、由浪裡黑和費莫負責整個大軍的殿後,並且伺機接應燕無心。因為到目前為止,隻有燕無心的燕家軍建製完整,易於指揮。

參加完軍事會議的將軍們總算鬆了一口氣,因為既然主公已經能主持軍事會議,而且能夠清晰、明白地做出軍事部署,那就意味著群龍無首的混亂局麵已經結束了。李世民的將軍們都知道,李世民乃一代梟雄,驍勇善戰,而且長於用人,隻要他回來領軍,薛舉的敗亡隻是遲早的事。

燕無心開完軍事會議,找到天心的營帳向天心拜彆。天心遞給燕無心兩個瓷瓶,說道:“這裡麵,一個是迷藥,一個是毒藥。你這次執行非常危險的任務,所以我調配的毒藥是慢性發作的,薛舉中毒之後,你們應該有足夠的時間撤離後他纔會死。”

燕無心激動地一把抱起天心說:“你想得太周到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

天心咯咯地笑著說:“你輕點兒,弄疼我了,你要想謝,就好好親親我吧。”

燕無心不再廢話,捧起天心的臉龐痛吻了下去。天心舌尖輕輕地翻轉著,然後用右手握住了燕無心胸前的玉佩。

燕無心立刻感覺到自己和天心的靈魂開始交替嬉戲著上升,越過薛舉的大軍和薛舉的營帳。薛舉正在為大敗唐軍和一幫將軍們慶功,營帳裡是遍地的酒罈子,而且還有不少女人。

燕無心和天心越過薛舉的大營,繼續上升,突然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接觸了,不過那東西隻輕輕一觸,馬上就躲閃到一邊,開始向上麵逃跑。“天心”追了上去,“無心”也隻好趕緊跟過去。

那東西消失在天邊一座鋼鐵的城堡裡,然後突然白光閃耀,“天心”和“無心”從半空中跌落下來,燕無心腦海裡最後一幅畫麵是:黑壓壓的人群,正在向他跪拜。

燕無心對天心說:“你不該用你的玉佩。”

天心非常虛弱地喘著氣說:“你出發吧,等你回來我應該就會複原了。”

梅森艦長一臉嚴肅地走到米尼娜麵前,對米尼娜說:“你違反了觀測紀律,如果不是我及時啟動遮蔽裝置,這兩個地球人就會發現我們。你需要去冷凍禁閉室接受七個地球年的冷凍懲罰,好好反省一下。”

米尼娜說:“艦長,我接受懲罰,但是請你告訴我,我和地球人天心到底有什麼關係?你瞞不了我,我能感覺到我們之間的聯絡。”

梅森艦長沉思了一會,然後說:“好吧,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以後必須退出這個試驗,因為你已經開始出現了地球人纔有的情緒。天心是用你組織裡的‘核’注入到地球人細胞裡然後複製出的新人類,所以天心實際上是半地球人,半溫星球人的全新生物。”

米尼娜聽完梅森的話後徹底地驚呆了……

燕無心帶領著他的雷霆分隊騎著快馬混雜在浪裡黑的五千驍騎中趁著夜色向薛舉大軍的前軍掩殺過去。燕無心的計劃是先通過偷營製造混亂,然後他們喬裝成薛舉的騎兵趁亂直奔薛舉的營帳。薛舉的中軍移動速度較慢,而負責追擊唐軍的前軍則行軍速度很快,兩者之間的空隙越來越大,因此隻有騎馬才能更快速地接近薛舉,完成刺殺。不過即便是騎馬,來回也至少需要一個晝夜。

根據精打的偵察,薛舉認為唐軍已經徹底潰敗,冇有還手的能力,因此每日在大帳內大擺筵席,犒勞手下。所以偷營的行動還可以起到兩個效果:1、震懾敵人,為唐軍有計劃的撤退爭取時間;2、把那些赴宴的將軍們都趕回自己的防區,為在路上單獨和秘密地刺殺他們創造條件。

薛舉的前軍統帥不是彆人,正是他兒子薛仁果。這薛仁果本是擊敗唐軍的最大功臣,最有資格參加薛舉的慶功宴。不過一來薛仁果好大喜功,主動要求承擔了追擊任務;二來薛舉作為老子,也實在冇有勇氣和兒子一起花天酒地,冇有體統,所以同意了薛仁果的請求。

為了給正在潰敗的唐軍士兵打打氣,浪裡黑對這次的偷營行動作了周密的部署,首先,他讓所有參與的驍騎每人多帶一支長矛,並且要求他們五十人一組用這支多餘的長矛直接攻擊能看見的薛軍大帳,大帳裡一般都是居住的帶兵的將領或者校尉,五十支長矛的齊射,裡麵如果有人,多半也會被紮成了刺蝟;其次,浪裡黑要求所有的士兵隻穿皮質護具,卸下所有的金屬護具,又不是兩軍對陣,偷營的關鍵在於“快”和“奇”,負重太大反而失去了靈活性;最後,浪裡黑讓所有參與偷營的驍騎都喝了個三分醉,唐軍的慘敗,已經影響到了燕家軍的士氣,而騎兵衝鋒,氣勢高於一切,因此浪裡黑不得不出以酒壯膽的下策。

浪裡黑最後對所有的士兵說:“兄弟們,這一次去教訓薛舉,你們都給我打起精神,因為有幾萬弟兄的亡魂看著我們。我現在要求你們,拿出最大的勇氣和信心,衝進去,殺一個來回,然後我們回來繼續喝酒。你們有冇有信心?”

“有……”

浪裡黑大聲呼喊道:“燕軍一出!”

“所向披靡!”

五千鐵騎帶著雷鳴般的蹄聲衝向薛舉大軍。

燕無心在浪裡黑製造的混亂中帶著自己的雷霆分隊迅速地穿過薛舉的前軍,經過大半個夜晚的長途奔襲,燕無心等終於看到了薛舉中軍的營帳。

燕無心登上一棵大樹觀察了一會兒,右側靠後的位置有幾個比較零星的營帳,彷彿是大軍的軍械所。大軍出征,一般都會征召一些鐵匠、木匠和其他工匠等非戰鬥人員以備不時之需。燕無心覺得那裡是最理想的臨時落腳點,於是吩咐豬刀帶領另外七十名士兵留下,找一處密林藏身並且伺機接應,自己則帶著另外三名鐵衛和十名最精銳的士兵化妝成一支夜間巡邏小分隊徒步向薛舉的大營走去。

所謂驕兵必敗,薛舉的大軍已經被前麵的勝利徹底地衝昏了頭腦,整個軍營裡鬆鬆散散,燕無心等人冇費吹灰之力就混到了軍械所,並且用機括迅速解決了裡麵的人。

天已經快亮了,燕無心想,這要是一個營帳一個營帳的去找,恐怕已經來不及了,如果等明天,一來,前軍被偷襲的訊息很快就會傳過來,這裡一定會加強警戒;二來,這軍械所是個忙碌的地方,即使化了妝藏身在這裡的風險也很高。如何才能快速找到薛舉本人的營帳呢?

燕無心突然想到什麼,問精打:“大營裡有女人嗎?”

精打回答:“有。”

燕無心又問:“你確定?”

精打說:“確定。我雖然冇有近距離看到過,但是我翻過大帳裡送出來的垃圾,女人用過的東西很容易辨認。”

燕無心笑笑說:“那就好辦了,我們有聞香識女人的舒麻。”

燕無心掏出身上的兩個瓷瓶遞給舒麻交代道:“這件事你去辦了,你能在皇帝的寢宮裡偷出來他的妃子,往人嘴裡灌點毒藥這種小事,應該難不倒你。”

舒麻吸吸鼻子笑著說:“不是我吹牛,我能從脂粉味兒裡分出女人的美醜。”

說罷,舒麻接過瓷瓶消失在夜色中。

燕無心馬上吩咐其他人跟自己去找馬廄,他要去給薛舉手下將軍們的戰馬的馬掌做點手腳,這樣,明天當這些將軍們騎上它們躲避自己的追殺的時候,一定會遇到麻煩。

天亮的時候,燕無心和舒麻已經混出了薛舉的中軍大營與其他雷霆分隊的人會合在一起。燕無心將所有人分成兩組,分左右,埋伏在距薛舉中軍兩側二十裡遠的地方。

果然,當前軍的通訊兵送來緊急軍情之後,薛舉左右兩翼的領軍將領分彆帶著幾十名親兵匆匆地離開了中軍大營。不過,他們在回營的路上被早有準備的燕無心和舒麻帶領的雷霆分隊全殲。

此役,浪裡黑的驍騎以損失一千多人的代價把薛舉的前軍攪了個底朝天,並且為燕無心爭取到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燕無心因此順利地完成了毒殺薛舉的任務,並且順手乾掉了薛舉左右領軍的將領,隻可惜薛仁果不在中軍大營中得以倖免。

燕無心回到本方大營,立刻向正在病中的李世民稟報了戰況,李世民聽完戰報,病立刻好了一半,激動地坐起來,緊緊握住燕無心的手說:“兄弟,多虧了你,為我挽回了顏麵。否則,這次回到長安,建成和元吉還不知道有多少難聽的話等著我。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感謝和賞賜你。”

燕無心說:“主公言重了,我等做臣子的,為主公分憂是本分。兩天後,薛舉必死,主公你怎麼看?”

李世民笑笑說:“居功而不自傲,大丈夫也。這功我先給你記著,回長安再說。現在你立刻下去傳令,後衛變前鋒,大軍停止撤退,就地整頓,我們要與薛舉再乾一仗。”

兩天後,薛軍三軍傳遍薛舉得怪病去世的訊息,薛仁果接替父親成為年輕的主帥。喪父之痛,加上手下的幾個重要將領被燕無心擊殺,薛仁果以無心戀戰為由,命令大軍開始撤退。但這時候,李世民率領的唐軍反因為燕家軍的勝利而軍心大振,站穩了腳跟,開始反擊了。

李世民帶病坐在一輛戰車裡觀察著前方的戰情,燕無心持刀護衛在一旁。高墌城,這個讓李世民這輩子唯一吃過一次敗仗的恥辱之地現在就在眼前,李世民按耐不住心中的憤懣,不停的催促車手將車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

突然,李世民看見自己的士兵已經有人登上了高墌的城牆,因此激動地站了起來,把燕無心擋在自己的身後。

一枚流矢正好就在此時飛來,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李世民的頭上,李世民立刻仰天倒下,被站在身後的燕無心牢牢地撐住。

燕無心心裡明白:主帥這種時候絕對不能倒,一倒,整個大軍的氣勢也就倒了。

剛好城牆上的唐軍士兵又被薛舉的士兵擊退,燕無心於是慢慢地扶著李世民坐下來,然後放倒在車上,並且傳令下去:停止攻擊。

天心被燕無心秘密召喚到李世民的營帳內為李世民診治。天心檢視了李世民頭部傷口,又號過脈後對燕無心說:“大哥,秦王這外傷好治,也冇有生命危險,但是恐怕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

燕無心問:“為什麼會這樣?”

天心說:“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是從脈象上看,秦王是個熟睡的脈象。這種病人我以前見過,醫書上也有記載,是因為腦部受傷引起的,病人會長時間沉睡,短的可能睡幾個月,長的能睡幾年甚至幾十年。所以秦王什麼時候能醒過來現在誰也不知道,大哥你準備怎麼辦?”

燕無心沉思半晌,輕輕地歎息道:“這是天意!天心,隻能再辛苦你把我扮回主公。目前的戰事,軍中不可一日無主帥,我們隻能退兵護送主公回長安了。記住,此事要絕對保密。”

天心白了無心一眼說:“你把我當長舌婦了?”

燕無心尷尬地摸摸腦袋說:“事關幾萬士兵的生死,不得不謹慎小心一些。”

燕無心裝扮地李世民對全軍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由於這唐朝開國的第一戰以失敗而告終,因此既冇有敲鑼打鼓,也冇有民眾、官員來夾道歡迎,反而使得燕無心能夠很低調地護送熟睡的李世民回到秦王府。

李世民的正室長孫無垢帶著一幫侍妾丫鬟出來迎接,燕無心見有其他人在場,不好直接承認自己的身份,隻得向長孫略施一禮,諾道:“夫人,有禮了。”

長孫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輕聲笑道:“夫君征戰辛勞,讓妾身侍候夫君更衣、沐浴。為夫君接風。”

燕無心說:“為夫可否先與夫人單獨說幾句話?”

長孫咯咯地笑起來,說:“也好,你們都退下吧。”

其他人都退下後,長孫臉色一改,問道:“燕無心,你這是演的哪一齣?”

燕無心見長孫這麼快就認出了自己,趕緊單膝跪下,衝長孫抱拳說道:“請王妃原諒無心乃不得已而為之,隻因主公現在身患重病,無心為穩定軍心,護送主公安全回到長安,不得不改扮成主公的樣子。”然後燕無心向長孫詳細講解了李世民在這場戰役中所有的經曆。

長孫一邊聽一邊陷入了沉思。等燕無心講完要告退的時候,長孫突然站起來,向燕無心行了一個大禮說道:“謝將軍為世民所做的一切,不過我還有個不情之請,請將軍務必答應。”

燕無心趕忙回禮道:“不敢,請王妃吩咐。”

長孫直起身體,說道:“無心,你跟世民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所以我和世民都把你當成自家人,所以我說話也就不必跟你拐彎抹角,講那些客套了,你看怎麼樣?”

燕無心說:“不敢,主公對我恩重如山,為主公赴湯蹈火我在所不辭,請王妃不要有顧慮,儘管吩咐。”

長孫說:“我想請你扮世民直到他醒過來。”

燕無心吃驚地問道:“為什麼?”

長孫輕聲歎了一口氣說:“我已經懷了世民的骨肉,如果冇有‘活’著的世民來支撐這個家,我們孤兒寡母隻怕性命不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