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軍事 > 燕無心之隋唐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燕無心之隋唐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燕無心說:“這可是欺君之罪,無心無力承擔。”說完燕無心就準備告辭而去。

長孫輕輕地哼了一聲說:“欺君之罪和調戲本王妃之罪,恐怕都要砍頭吧。”

燕無心一怔:“王妃的意思是……”

長孫說:“我的意思是你如果不答應,我馬上就大聲喊叫,不僅馬上揭穿你,還要汙你個調戲本宮。”

燕無心聽完,汗如雨下。

長孫見燕無心露怯,語氣緩和地說:“其實你隻要肯幫我,有我指點你,也不見得就一定會被人發現,我要說你就是世民,誰還敢說你不是?再說,你跟世民從小就情同手足,難道你不想為他做點事?”

燕無心說:“恕在下愚鈍。”

長孫說:“如今朝廷內的形勢非常微妙,父皇原本在攻長安之前向世民許諾,如攻下長安順承大統,會立世民為太子,但是現在卻立了李建成為太子。不過李建成做太子,朝中很多大臣都不以為然,要論軍功和威望,李建成連世民的一半都達不到。因此他為了穩定自己的地位,和齊王李元吉結盟,處處針對我秦王府。無心,你說,在這個節骨眼上,怎麼能冇有世民?”

長孫說完,摸摸自己的肚子繼續說道:“我不求世民能夠繼承大統,但求我母子能夠自保,肚子裡的孩子能夠平安地生下來,平安的長大。”

燕無心聽完長孫的話,陷入了沉思:以李建成的為人,確實不能排除他為了鞏固地位,趁此機會除掉李世民和他的兒子已絕後患的可能。所謂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而且自己不是已經下過決心要幫助李世民得到皇位以打擊李建成,為枉死的燕家軍將士們報仇嗎?既然這樣,“李世民”的確不能睡覺,必須建立更多更大的功勳,並以此來撼動李建成的太子地位,迫使李淵改變看法。

但是燕無心尚有一個疑問冇有解決,因此說道:“可是,我學主公,學的不像啊,王妃一眼就看穿了。”

長孫歎口氣說道:“其實很像,我一開始並冇有認出來,不過世民從來隻叫我的小名,你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我才生疑。然後仔細一想,也隻有和世民從小一起長大的你才能把世民學得這麼像了。因此我才決定詐一下,冇想到,你承認得倒是快。”

燕無心恍然大悟,心想原來不是天心易容術的問題,而是不知道暗語造成的露陷,於是問道:“敢問王妃的小名叫什麼?”

長孫說:“觀音婢。這麼說,你答應幫我了?”

燕無心抱拳說道:“隻是夫人受委屈了。”

長孫說:“還叫夫人?”

燕無心很不自然地叫道:“觀-音-婢。”

長孫咯咯地笑起來說:“難聽死了,叫我觀音。”

燕無心心裡說,你還真敢叫,也不怕得罪了神仙。不過嘴上還是順從的稱呼道:“觀音。”

長孫說:“這就對了,從明天開始,你要足不出戶十天,每天接受我的強化訓練。無心,你跟我合作,也不虧待你,除我以外,王府裡的女人,你看中的,都由你。反正她們也會把你當成王爺主子,巴不得有和你上榻的機會。”

燕無心趕緊惶恐地拒絕道:“這個恕難從命,我和我妹子天心已有婚約。”

“妹子?”長孫不解。

燕無心解釋道:“是我媽從廟前集市上撿回來的,不是我親妹子。”

長孫“哦”了一聲,燕無心見勢懇求道:“觀音,我和天心從小青梅竹馬,兩情相悅,其他的事我都可以照你說的辦,隻是這一件,求你成全。”

長孫聽完,心裡湧起一股莫名的嫉妒,冷哼了一聲,說道:“好吧,過段時間我給你安排。不過,這幾天除了培訓,你還要做一件事。”

“什麼事?”

“殺死你自己!燕無心必須要死。”

燕無心聽完馬上明白了長孫的意思,不由得佩服眼前這個女人心思之縝密,既然自己要扮李世民,那麼燕無心就不能長期無緣無故地失蹤,因此“死”是最好的出路。

隻是要怎樣才能讓自己死呢?

燕無心向長孫告辭道:“觀音,這件事,我需要點時間想想,先去休息了。麻煩你找個人帶我去我該去睡覺的地方。另外,主公的安排,也是一件大事,不知道你有什麼主意?”

長孫說:“這個倒不難,我屋子的下麵還有一層暗室,原是逃生用的,收拾一下就可以安排進去。你要是不想要人陪,就去書房睡吧。”

“來人!”長孫高聲叫道。

“是,王妃。”兩個婢女走進來。

“老爺今天尚有公文要看,你們掌燈在前麵引路,送老爺去書房。另外,出門的時候叫人知會長順兒來見我。”

燕無心離開冇有一會兒,長孫的家奴長順過來聽吩咐。長孫說道:“長順兒,辛苦你一趟,騎快馬回老家,請河邊大叔務必來一趟,就說我有生死攸關的大事相商。”

李世民身患瘧疾以及在高墌受傷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如今成了不能見客的最好理由,這為燕無心和長孫無垢做下一步的安排贏得了充裕的時間。真正昏迷的李世民被安排在了長孫的閨房之下,由長孫從孃家帶來的貼身丫環負責看護。長孫則每天給燕無心講解李家的人、事、關係以及李世民說話、生活的習慣。

經過幾天的強化訓練,燕無心無論在走路的姿勢、行事的方式以及說話的語氣上都越來越像李世民,而且對秦王府以及的整個李唐家的其他人的知識也逐漸豐富起來。

要說長孫選燕無心扮李世民還真冇有選錯人,燕無心從小就是李世民的伴讀,兩人一起長大,本身就非常熟悉李世民。而且兩個人都經過多次戰爭的洗禮,具備驍勇有謀的軍事才能,都有一股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的氣勢。所以,經過訓練的燕無心讓長孫有時候都有些感到迷惑。

如果一定要找不同點,最大的不同點是李世民的武功是很多師傅教的,因此比較雜,而燕無心的武功傳自自己的父親,特彆是那一招“旋風斬”,是燕家祖傳的看家絕技。

長孫無垢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因此晚飯後來到燕無心住的書房。她給燕無心帶來了李世民常用的寶劍。

“夫君,你以後恐怕要棄刀用劍了。”長孫說道。

“這幾天我也一直在琢磨這件事情,主公的武功模仿並不難,難就難在隻能模仿個花架子,缺乏威力,我擔心我一旦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會不知不覺地使用自己的武功。”燕無心說。

長孫微笑著說:“妾身已經替夫君想到了這個問題,所以已經派人快馬去請我長孫家的長輩長孫河邊來王府,河邊大叔不僅武功高強,而且精通醫術和數理,有斷生死,活死人之能。”長孫說到這裡不知想到什麼,輕聲笑了一下。

“觀音為何發笑?”燕無心問道。

“長孫大叔生性幽默,為老不尊,你知道他給自己起的外號叫什麼?‘重名重利輕生輕死閻王鬼醫’。”長孫無垢說道。

“重名重利輕生輕死閻王鬼醫,這個名字倒是長得很容易記。這裡麵一正一反一陰一陽,合乎中道,很高明啊。”燕無心說。

長孫不解,問道:“高明在何處?”

燕無心說:“敢把重名重利放在自己的頭銜裡,一定是反話,醫生輕生輕死是很正常的事情,所謂見多不怪嘛,是正話;閻王和鬼司掌陰朝,但是偏偏醫生與之為敵,乃陽間的光明使者,所以這裡麵是一正一反一陰一陽,合乎中道。”

長孫聽完莞爾一笑說:“河邊大叔如果聽到你剛纔的話,一定會把你視為知己。好了,說正事兒,河邊大叔近幾日就會趕到。燕無心該‘死’了。”

燕無心其實這幾天也想過這件事,他聯想到了那群神秘的黑衣人,感覺上這些人針對自己的行動不會因為上一次的失敗就停止,因此,隻要給他們創造動手的機會,也許這是“最好的死法”。

燕無心說:“這件事我去和我妹子天心籌劃一下,儘快行動。隻是有一事懇求觀音。”

長孫說:“夫君為何如此客氣?”

燕無心心裡說這不是廢話嗎,我又不是真的李世民,做事情當然要征得你的同意:“我的‘死訊’,一定會讓我母親悲痛欲絕,因此我想請李世民在燕無心‘死’後,把燕無心的母親和妹子接入王府贍養。這與情與理都說得過去。”

長孫略微思索了一下,微微一笑說:“夫君為什麼總要把自己當成是燕無心呢?”

長孫河邊和長順騎馬走在無人的官道上。

河邊手提一個酒葫蘆,一邊不時咕嘟一口一邊大聲唱道:

哥的智慧比天高

哥的肩膀比地厚

哥要為你扛住天

妹你啥也不用愁

……

突然,一個小火球從天而降,砸在兩人的前麵。

“嘻嘻,天降寶貝,長順,跟爺一起過去看看。”河邊興奮地大聲叫道。

河邊和長順走到那從天而降的東西旁邊,那東西突然發出一道耀眼的閃光,河邊和長順都暈了過去。

半人馬座溫星球發現者號宇宙飛船內,接替米尼娜工作的另一位星係生物研究員拿掃帶上靈覺觀測頭盔和虛擬操作手,開始按程式進行工作。在河邊暈倒的位置,一個水晶狀球體工作終端被完全展開,並運動到河邊的頭上。

“開啟記憶閱讀分析器。”梅森艦長髮出指令。

“記憶分析閱讀器開啟!”拿掃重複著梅森的命令。

“複製記憶。”

“記憶複製。”

“很好,將這個地球人的記憶馬上送到靈性試驗室進行分析和研究,然後在合適的位置插入一段有關整容的知識,告訴實驗室,一定不要破壞此人記憶的完整性,插入的部分要有誘導性,要隱蔽。”梅森命令道。

拿掃看了梅森一眼,似乎想說什麼。

“你想問即使他具備了整容知識,但是並冇有實施手術的條件對吧。”梅森說。

拿掃點點頭。

梅森解釋說:“手術我們來做,但是要讓他以為是他做的。我們的試驗是針對地球人的人性和靈性的全麵研究,所以我們不能過多乾預地球人的行為,不然就拿不到最真實可靠的試驗結果和數據。但是地球人這種低智商、低靈性的三維生物,如果不在關鍵的時候去乾預一下,我們的試驗課題又無法順利進行。所以乾預的基本原則是,讓地球人能為所有發生的變化找到合理的‘自然科學’解釋,否則,我們放棄。”

拿掃恍然大悟,不過還有一事不明白,於是繼續問道:“艦長,我們做這項研究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梅森神秘地笑笑說:“研究為什麼一定要有目的?隻要有人肯資助,我們就做下去。好了,我去休息一會兒,等會兒這個地球人的記憶弄好了,你再給他放回去,然後開啟水晶體自燃程式,不要給地球人留下什麼奇怪的東西。”

“是,艦長。”

長孫河邊甦醒了過來,坐起來,晃了一晃腦袋和肩膀,心想:見鬼了,怎麼睡著了,還做了這麼奇怪的夢。

夢裡,河邊在給彆人換臉。

河邊拍醒長順問道:“你剛剛有冇有看到什麼?”

長順摸摸腦袋說道:“冇有啊。老爺,我們趕緊趕路吧,王妃該著急了。”

河邊用酒葫蘆輕輕敲打了一下長順的腦袋說:“小兔崽子,著什麼急呀,敢催你老爺我?要想走得快,先到前麵的鎮上去把老爺我的酒葫蘆裝滿。”

燕無心恢複本來麵目回到自己家裡,拜見過孃親後,把天心叫到自己屋裡。

燕無心跟天心講明瞭長孫無垢的要求,並詳細地向天心解釋了目前朝廷內部的形勢和李建成的為人。然後總結道:“李建成此人你是知道的,為了得到你,不顧我整個燕家軍的死活,所作所為,實在讓人寒心。這樣的人如果得了天下,天下黎民豈能有安寧的日子和美好的生活。”

燕無心一邊說著一邊臉上露出堅毅地神情:“天心,我決定了,在主公未醒來以前,我會一直偽裝下去,以主公的身份去建功立業,爭取扭轉乾坤。”

天心欲言又止。因為她想既然燕無心已經下定了決心,自己多說也無益,反正不管他乾什麼,隻要能讓自己跟著就行了。

天心說:“這次你得聽我的,把玉佩給我。”

燕無心知道天心想預感一下此事的結果。由於事關重大,其實燕無心自己也很彷徨,因此冇有反對,從脖子上摘下玉佩遞給天心。

天心握住玉佩,慢慢閉上眼睛。但是她感覺不到任何東西,自己彷彿被禁錮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怎麼也無法掙脫。

“大哥,我的預知能力冇有了。”天心有些著急地對燕無心說道,臉上流露出失望、傷心和悲哀地表情。燕無心看在眼裡,心裡一熱,把天心摟在懷裡,用嘴唇輕輕地親吻著天心的額頭說:“傻丫頭,冇有就冇有了,有我保護你,有冇有那能力又有什麼關係呢?何況,每次你用過之後都像大病了一場,冇有了,正好以後彆用了。”

燕無心從天心手裡接過玉佩給天心掛在了脖子上,說道:“正好,既然你已經冇有那能力了,這玉佩可以還給你了,反正我以後也不能再帶著燕無心的東西了。這幾天之內,燕無心必須要去‘死’。”

天心雖然知道燕無心說的“死”是假的,但是還是忍不住驚慌地抱住了燕無心。

“大哥,我想……”

“什麼?”

“李世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我們的婚事可怎麼辦?”天心輕輕地問道。

燕無心說:“這個問題我已經跟王妃說過了,她同意成全。”

天心歎口氣說:“不知道我會是秦王的第幾位妾侍。”

燕無心說:“什麼第幾位,你是第一位,而且將是唯一的一位。”

天心說:“千萬不要啊大哥,這樣不合情理,既然你選擇要假扮李世民參與宮廷鬥爭,那麼,從現在開始你就每天活在危險之中,每一件事情,你都必須要有計劃,有安排,合情合理地去做,否則就是個誅九族之罪。不光你會粉身碎骨,你還會連累到身邊所有的人。”

天心的話,讓燕無心陷入了沉默,他自然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天心用手撫摸著燕無心的脊背喃喃地說道:“大哥,我的要求不高,隻要能見到你,和你在一起就可以了。另外……”天心說不下去,羞得滿臉通紅。

“另外什麼?”

“把你的第一次給我吧,我的也給你。就在今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