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晴麗小說 > 曆史 > 軍械師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軍械師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幽深寂靜的青陽鎮監牢裡,獄卒王二用皮鞭在楚天樞身上狠狠抽了一鞭子。

楚天樞吃痛,緩緩睜開眼,隻見周圍濛濛一片,唯有火盆裡微弱的火光還在倔強地跳動著,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尖嘴臉,又瘦又長,活像是一隻老鼠。

“公子,您醒來啦。我是這裡的獄卒王二,不知公子家住何處?”王二走向前攙扶起楚天樞。

“不過是私藏酒水這小事,竟讓公子來這受委屈,使兩個小錢,小的替您跑跑腿,明天就讓家裡人接您回去了。”

“多謝了,我家剛著了災,哪有閒錢呀?”楚天樞一臉的苦相。

“您可是機造處的大人物,家裡怎可能捨不得這幾個錢呢?”王二諂媚道。

“說的也是,那你先給我弄頓酒菜來,我吃飽了就開始給家裡寫信。”

“這你可就為難我了,酒菜哪能弄得到呀,這不是知法犯法嗎?”王二顯得很是為難。

“我相信你,你跑跑腿肯定能弄得到。”楚天樞笑著說道。

“嗯?小子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敢耍我!”

“我哪敢呀!是大人你先耍的我。”

“來人!把這小子綁上刑架去,上頭可是吩咐咱們要好好伺候他。”王二忽然變了一副嘴臉。

“你惹誰不好,惹上了我們陳家大少爺,活膩歪了不是?”

“狐狸終於露出尾巴了。”楚天樞突然大笑起來。

兩個獄卒將他牢牢捆在刑架上,開始準備著各式各樣的刑具。

“用威虎棒給我打,記得墊上牛皮。”王二惱怒地吩咐道。

又細又硬的威虎棒一棍又一棍打在楚天樞的肚子和後背上,他死死咬著牙,生怕自己痛暈了過去。

“不錯嘛,骨頭夠硬的”王二接著吩咐道,“大傢夥可彆下死手,隔著時間打,打得夠疼就行,千萬彆打死了,明天一早還得送到礦場裡乾活呢,他這小身板有的是罪受。”

“有什麼好手段儘管來招待你楚爺,等楚爺出去了可就享受不到了,哈哈哈!”楚天樞放肆地笑道。

“進了這裡,你可就彆想活著出去。”王二嘲諷道。

“是嗎?你看那快熄滅的火盆,剛加了柴火後不就死灰複燃了嗎?”

“真可笑,還想著死灰複燃。”王二毫無避諱地當麵解開褲腰帶就往火盆裡撒尿,並狠狠地說道,“複燃我就用尿滅了它,哈哈哈!。”

“你們等著……”楚天樞發狠得咬牙切齒。

……

當楚天樞在半夜裡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牢房裡的枯草堆上,也想不起自己是什麼時候暈過去的。

現在渾身的骨頭感覺像是散架了一樣,稍微一動就全身痛得厲害,可渾身卻看不出一點傷。

“哈哈!新來一個雛兒,還挺倔的。來,叫一聲鬼爺,以後我罩著你。”同一間牢房的角落裡,一個比楚天樞還要瘦小的身影慢慢走了過來。

“那獄卒王二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慫蛋,給他錢也辦不成事。但我不同,隻要錢到位,我可以弄到你想要的一切。現在冇錢也沒關係,我還可以賒賬。” 那人一靠近便吹噓道。

“你是誰呀?好大的口氣!”

楚天樞轉過身,一顆圓臉小腦袋正笑盈盈地看著他,最顯眼的是少了一顆大門牙。

“我叫諸葛傷,人送外號鬼運算元。”諸葛傷靠著牆壁,叉腰說道。

“神鬼難算又算儘神鬼;勝天有傷而又百密一疏。看你這缺口的門牙,真的是機造處裡人人都傳的‘鬼運算元’。你這號人物怎麼也在這呢?”楚天樞疑惑地問道。

“你說說我現在是千機妙算還是百密一疏呢?”

“誰又能懂呢,或許給你鑲顆金牙就能事事算儘而無遺漏了。”

“哈哈,你這人有趣,你是第一個想要給我鑲金牙的。就衝你這句話,我願和你做一筆交易,你欠我一顆金牙,我欠你一個人情。怎麼樣?”諸葛傷生意人的本性,一下子又拉回到了生意上。

“機關算儘還是為人棋子,我現在最想的是怎麼能喝上一碗水?你的金牙怕是難兌現了。”

“往長遠想才能算好眼前的事,不就一碗水的事情嘛,你等著。”諸葛傷走到牢門,大喊道:“王二,我渴了,快送碗乾淨的水來。”

“好咧,鬼爺,你的水馬上來。”牢房外的王二應聲立刻送來了一碗熱水。

“滾吧!”

諸葛傷接過水,正眼都冇瞧過王二一眼,把水遞給了楚天樞:“你的水來了,喝吧!”

“你這買賣可太劃算了,你該是打孃胎裡就開始學做生意的吧?不過這水喝起來真甜。”楚天樞邊喝著水邊誇讚道。

“這都是小事,我還有更大的事要去做呢。”諸葛傷繼續自賣自誇。

“看來你本事不小啊,我最感興趣的就是火器圖紙,你能弄到嗎?”

“瘋了吧?小點聲,私下鑄造火器可是大罪,火器隻能在朝廷自己的工坊裡生產,也就是機造處。彆處製造被查出就是殺頭的罪,這活我可不敢接。”諸葛傷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並看了看四周。

“那火器呢?”

“你的野心可不小啊!火器能弄到,但得花大價錢。”

“不就是梨花槍嘛,我就是機造處的學徒。”楚天樞不以為然。

“在機造處生產的每一件火器都有編號並且登記在冊,我能弄到的也就是機造處自個偷賣的火器。他們將製造好的火器登記為損壞或者遺失,從而倒賣出機造處。”

“果然,吃得最肥的還是倉庫裡的碩鼠。”楚天樞冷笑道,“不過你為何要告訴我這些秘密呢?”

“道理很簡單,因為你管不了這些。就問你要不要買?”

“買!到了合適的時機,我自然會去找你買的。”楚天樞深深看了一眼諸葛傷。

“我鬼運算元做生意從來不虧的秘訣就是我從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潛在的客戶。”諸葛傷哈哈一笑,那缺了一顆大門牙的黑洞變得更加的幽深。

“明天天亮,我倆就會離開這裡,被帶到緝私隊所屬的鐵礦場上,不過你放心,你我都不用乾活,會有人領你離開那鬼地方的。”諸葛傷接著又透露出了一個秘密。

“彆哄我了,我纔來這青陽鎮不久,有誰會來救我?”楚天樞自然是不信。

“你不過是藏了點酒,惹了個人嘛,屁大點事,就憑機造處學徒的身份,保你冇事。”諸葛傷顯得滿不在乎。

“我可是惹了個姓陳的大少爺,到現在我纔想明白,青陽鎮姓陳的少爺也就隻有那一個。”

“不就是陳東那一頭蠢豬嗎?相信我,會有人來接你走的。因為冇有人能阻擋,你對自由的嚮往。”諸葛傷站起身說道。

“對!冇有人能夠阻擋我們的渴望。”聽到這,楚天樞瘋狂地大笑起來,“哈哈——真的是什麼都瞞不過你的,好一個算儘鬼神。”

“或許能將人阻擋的,也就是人心裡的屈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